阿Q.jpg
網路圖片


捷運車廂貼著一張反毒宣導「拉K一時、尿布一世」。

看著標語,不禁腦海閃過一個畫面,美女或帥哥枯瘦如柴,包著成人紙尿布,臉色憔悴懊悔,慌洞洞的眼神訴說著過去的荒唐與慘烈 —— 拉K,戕害他一生。

海報設計的很雅,但訴求很無力很弱,文字式的標語,大概只能嚇到聯想力豐富的人。

晃神地,我想到K他命跟雞湯之間的關連。一樣是服用後讓人身心爽快飄飄然;但有一些代價要付出。

前者,K到忘我,膀胱腎臟遭殃;後者,進補過多,毁人大腦拉低智商。

雞湯姐,望文生義 —— 生活周遭熱愛餵食他人號稱具有正能量文字的大嬸、姐姐或妹妹。

心靈雞湯剛興起時,並不讓人討厭,我個人也喜歡那些正面智慧的引導跟鼓勵。只是多年後,它在不少人心中,變成了嫌惡文體與人士,尤其是在「三人行,必有雞湯姐」盛況空前的當今。

這些人根本不在乎別人面臨的問題核心是啥,他們對實際可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也不感興趣(因為無能為力)。他們唯一等待而享受要做的是捧出一碗碗雞湯叫他人喝下去,然後自我感覺正面能量好滿好滿,自己好棒好棒。

不管難題為何,小由經濟拮据,大到生離死別疾病苦難,他們總是一眛地認為雞湯能解決一切。即便你表明請勿餵食,他們也不予理會,我行我素以為正氣浩然,所向無敵。

她們甚至會恫嚇他人若不正向思考,不接受正向能量,抗拒正面思考,接下來再有什麼人生不順遂與艱困,那是自作孽,所以不可怨天尤人,就算想怪人,也該怪自己。

我朋友小梨,曾經乳癌讓她精神上苦不堪言、肉體上痛不欲生,而那些雞湯姐卻還來精神虐待她。

說她太在意先生出軌不忠一事,對病情不利,她要學會放下;說她人生已到生死關頭,怎麼還學不會先愛自己,而不愛自己,老公怎會來愛你?她安慰小梨不要對小三懷恨在心,不該恨小三破壞自己的家庭,要懂得小三是來幫助她學習人生功課的?她不是病了嗎,她不能滿足先生,小三的出現是在替她補完功課,此生她便不再虧欠她先生。

但小梨不聽她的話,整顆腦子都想負面的事,既不肯學習快樂放下,也不肯寬恕他人,病情加重不意外,因為太苦了,她該疼惜自己,學著真心快樂,要歡笑讓自己愉悅,感恩每天醒來能看見窗外的陽光,要多多正面思考,要給自己加油,要記得有大家陪她一起努力!

說完,握著小梨貼著嗎啡貼片、浮腫沈重已經不太抬得起來的右手,彷佛她在施法加持,然後心滿意足,滿臉笑容地站了起來,溫柔有愛地要小梨有空用心體會她的話。小梨聽完只是一直掉眼淚(絕對是被氣哭。為什麼不原諒小三,她就活該病到快死掉呢?)

為了小梨我只能壓抑怒氣,不當場撕破臉,忍到病房門口叫她滾,警告她以後別再來,敢再來跟小梨講這些五四三,我會挌兄弟打殘臭三八的臭嘴。說實話,已經忍她很多次,對她的論調算是忍到極限,失去理性了。

這位雞湯姐在病房門口,也不顧小梨聽得見,便大聲揚言要告我公然污辱跟恐嚇!

我小聲地回她:「妳怎麼可以對我懷恨在心,還想告我?我是來幫助妳學習人生的功課的,你不知道嗎?要不要我再介紹小三給你老公,再讓你多學一點感恩?再說,我有說要打妳嗎?我是要挌人打臭三八,你是?」

她聽見我把她剛剛跟小梨說的話,說回給她,就罵我流氓、肖婆,精神不正常。酸我來探望朋友,也不會講話安慰朋友,都是她幫忙安慰病人,我竟然對她態度惡劣.....。

前兩天又聽聞朋友日前帶著她家母親就醫,該門診看診速度異常緩慢,不少病人等得心急慌慌,朋友跟她母親也起了不耐煩,於是她對這情況提出看法與異議,完全符合理性詢問。

此舉招來志工阿姨溫柔恭讓地「教訓」她一頓,志工阿姨雞湯姐上身告訴朋友:「妳不要這樣,排隊等待也可以消業障,要有耐心,等愈久,你們的業障也消得也愈多,這樣想不是很好!」

聽完朋友的講述,我差點沒有白眼球翻到外太空去。朋友問我,是她不夠正面,不懂接收正能量意見嗎?

意見,若光是用正能量或負能量來區分,而不去想想到底有沒有智慧在裡面,不管多正面,你都必要退後三步,保持安全距離,千萬不要被這種愚蠢阿Q思想給荼毒了。

這類雞湯姐只想讓世人看到她們多美好、多有益,世界因為她們更和諧。至於,你真正過得如何,你老母親是不是等叫號就醫等的疲憊耗弱病情加重,干她什麼事!

你有困難/業障,她有雞湯/正能量,餵完雞湯正能量,雞湯姐功德圓滿,你的病能不能好,家人什麼時候才能看到病,關他們屁事,他們忙著看下一位需要喝湯的人在那裡。一如藥頭一手交錢一手交K,尿失禁又不是他,收完錢,繼續尋找下一個等待包尿布的屁股。

本人不負責任的觀察跟經驗,雞湯姐(哥),絕大部份本身就是魯蛇,人生不能沒有雞湯,根本喝很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殺手 的頭像
殺手

殺手。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