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ile-mask.jpg
上圖為網路圖片

剛跟朋友聊某則關於「炫富」的新聞,突然想起幾天前的一件小事兒。不講都快忘了。

跟幾個固定交際應酬的朋友們見面,那場合雖說是吃飯喝酒連絡感情,其實也是眾人能夠安心炫富友誼賽的擂台場。

那天印象深刻是一個較為年長的朋友說,兒子前陣子去做了一套西服,五六月高中畢業後要穿,那身洋服花掉三十萬台幣。大夥連聲稱讚她是好媽媽,捨得為孩子投資。另外一個,則是緊接著說已經準百萬,要讓兩個孩子遊學美國個把月。當然也被稱讚是有遠見用心的好媽媽。

有錢能霍揮,只是單純因為有錢罷了,這跟是不是好媽媽有什麼關係呢? 買個小蛋糕全家慶祝,也可以是好媽媽,不一定要花幾十萬。

但也不必太深究,反正就社交詞令,太較真,會顧人怨。那種場合,一直讚美一路比較才是最正確的心態。

一哥兒子大學畢業時,一哥準備送他一支好錶,但他兒子拒絕。
理由是以他的年紀成就跟收入,買不起那支錶,別人只會貼他一張「幸運精子」的標籤,他避之為恐不及,請爸爸別害他。

跟台灣不同,大部份台灣人似乎很享受被知道自己是富家子或富家女,就算真實人生沒那實力,也要演一下,佔有話語權的制高點,毛多脾氣壞大家都要包容,誰叫台灣是個有錢比較能大聲跟任性的社會。

人多少會炫富,也該適當的炫富,彼此分享好東西。
在我眼裡,炫富比有錢不花好上太多。有錢不花,還要當鐡公雞摳門全家跟親友,是最low的境界。

飯局裡有這樣一個A婦,吃飯她絕對會到,常是一身輕便,很少見她有什麼打扮,無論約那個地點,一律走路到場,走路離場。

她的衣著首飾我們都不認得,雖然我們自認各家每季精品都有牢記(哈哈,又要膚淺了。)但她身上絕看不到那些俗物。反而是她對我們身上的服飾配件很熟悉,常誇獎我們眼光好,搭配得宜,彷佛是時尚總監在場點評。

她常說她沒空花錢、沒空研究時尚 ( 卻鬼上身地對我們衣服包包鞋子如數家珍 )、喜歡清清淡淡自然的人事物 ( 再度鬼上身愛跟這群既不清淡也不自然的人鬼混? )、喜歡運動,喜歡畫畫........。搞得她一個人清新脫俗,不媚紅塵。這樣假假的人,自然我沒話可以跟她多聊,很少互動,也鮮少接腔。

吃完飯,大家移駕到Lounge喝咖啡吃甜點(準備火燒心),某位朋友跟我說,A婦跟她說我手上的愛瑪仕H手環是假的。問我是真是假?我答:「太厲害了,這手環真的是假的。可是那麼遠那麼暗,也看得出來!太驚人了。」

朋友聽到,就拍我的手環要我丟掉,有人唸我買假貨,實在很不應該。
我都懷疑愛瑪仕是有對她們洗腦下蠱?怎麼那麼忠誠。我懶得解釋,就把話題岔開去說,她們是愛瑪仕股東嗎?這麼忠心耿耿。

那支假貨,是我去普吉島渡假時,打掃房間的泰國妹妹送的。
雖然是渡假,但我常足不出戶的,早上打掃時我在房間,中午整理時我還是在房間,傍晚補送礦泉水、水果、茶點時,我還是在房間,幾天後自然會聊天,又是一個可憐貧窮的女孩,在這樣一個無聊沒有太多就業機會的小島上耗損青春。

要離開前幾天,她送了我一個粉紅小塑膠袋,裡面就裝著那支假貨。說她看到我梳妝台上有那種手環,我應該是很喜歡,剛好她知道那裡有賣,就去買了一個送我,謝謝我對她那麼好。

我知道她在那裡買的,市中心的百貨公司裡有許多假貨攤,專賣假貨,一堆洋人在買。
但市中心百貨公司離我住的飯店好遠好遠,她沒有車,我問她怎麼去?她說跟朋友借摩托車一路騎車過去的,我算一下,來回大概要三小時吧!內心滿感動的。

假貨就跟我的飾品擺在一起,久了不會記得它是假的,戴了就出門,直到進餐廳時才想起,本來想悄悄拿下來,但心想又覺得何必,手環雖然是假的,但送出的友誼是真的,有些人手上雖是真手環,但跟送手環的人之間卻是假友誼,我沒什麼丟臉的。

果然,馬上就被品頭論足發現戴假貨,這種壞事絕對傳千里,我形象再下一層。(苦笑)

懶得跟她們解釋這種事,也最好不要說出來。才不會講完被酸「好端端沒事幹嘛跟打掃房間的人講那麼多,準沒好事。」、「買假貨送人,沒有誠意!」........這些話。她們抓到機會就會用「與某些人格格不入」來表明自己不跟閒雜人等來往,以彰顯自己比較上流有地位的人生觀,實在也很難聊什麼關於感情的東西,所以還是罷了,別浪費口水。

只有金錢上流了,但心沒有、情感也沒有,半個上流人,專心炫富最剛好,大家比較輕愉快沒負擔,沒衝突才能長久相處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殺手 的頭像
殺手

殺手。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美食部落客姬蝶
  • 有錢不花,還要當鐡公雞摳門全家跟親友,是最low的境界。

    我身邊很多這種有錢到摳門~甚至還很努力賺錢打拼 持續不懈都不退休!
    像是撿回收破爛當小小零用錢 明明台北市幾套房和幾個店面收租l......
  • 自己要怎樣小氣自己,都還好,有錢不施惠周遭的親人或朋友,也算了,但只會說嘴有錢二字墊高自己身份擺臭派頭踐踏別人,水準最差最可笑。

    殺手 於 2018/05/11 02:18 回覆

  • cestlise
  • 覺得你跟那個妹妹的心都好純真,就算是假貨世界也美好了一點點
  • 其實就是看透一種規則——人如何箝制別人。
    再善良或說無害的人,都會有大大小小不同箝制他人的欲望。

    有些重要的,我個人認為確實是有必需犠牲一點小我,接受箝制,但有些根本不必鳥它。

    殺手 於 2018/06/06 23: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