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公司有位女同事,因為喜歡對著我「不小心」說溜嘴同仁幹了什麼瞎事,被我好言相勸,心裡不舒服。

吵著吵著,她就走了。

那一天我終於受不了她,婉轉地說,要她多為自己著想(並沒有斥責她),蒐集同事的小奸小惡,適時、適機、視目地的拿來報告,並不能累積她個人的工作價值。

也許覺得委屈,一走了之。

當然,我也不需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她走,也可能不是心裡不舒服,而是覺得我這人還真他x的不識好歹,昏庸識人不明,像我這樣的蠢人,不值得她盡心效力

也罷。

她總是希望我聽了她的小報告之後,會不得不為公司的利益著想,去處罰誰,讓我以資方的權威,去叫那人改邪歸正。借力使力,同時順了她的私心。

她喜歡的同事,不管他們幹了什麼,保證絕對一個字都不會由她嘴裡聽到;不喜歡的同事,就算芝麻綠豆小事,她也會想盡辦法讓我知道。

是說那間公司沒有一點小奸、小惡、小偷懶、小摸魚?這不是什麼動搖根基的大問題,若我不能容忍,自然會花個五千八千,裝置室內攝影機,立馬搞定這些,我何需月月付薪水給她,請她當人肉監視器?

為什麼她的腦子不會這樣想呢?

八成利令智昏。肯想,也想不清楚吧!

她這粗糙的「下對上」的權謀,私心過盛,卻沒有建設性,兒戲當大戲發揮,我不想參與。

職場上權力的取得,要靠智慧,奸巧只堪用一時,她老是拿五四三的來跟我換權力,我又不傻了。我喜歡聰明有心思(或說心機)的人,但要夠正派,不是說不能有偏見,但動機要正直。

她風格不夠正派,我不喜歡。說再多,也是白說。

光是每次用不小心講溜嘴的方法,就讓我提心吊膽,不禁讓人懷疑她是不是沒足夠的能力與自制力,好好控制自己該說什麼話。她那天要是不爽在下我,會不會也一不小心也就把公司機密講溜嘴?

她離職的過程也挺抓馬的。

我請她等我三個星期,讓我回台灣好好處理她離職的事,但她打死不肯。事實上,她是元老級員工,雖然我對她不滿意,不代表對她沒有感謝,也不希望其它員工覺得我不在乎他們,要來要走都隨意。

她一直跟我強調,「她沒有必要看人臉色,沒有必要受委屈.....」、「她不缺這份薪水....」、「她可以隨時不幹.....」、「她男友(還是老公)是高薪養得起她.....」。

她強調的後面三項,我替她高興,有人可以靠,是幸福的;不過這麼幸福的事,拿出來在這個時候講,比較像嗆聲,要我明白她可不稀罕我的薪水,有有有,我有收到訊息。

坦白講,聽到後三項宣告時,我也不想深入瞭解「誰給她臉色看讓她受委屈」這一點了。做人有憑恃,難免嬌貴,一丁點不順她的意,都可能是冒犯,需要照顧的委屈,會特別多。

不然職場上,誰不是一肚子委屈如野草叢生?郭台銘、蔡力行那一個沒有委屈?

幸好,我已經見過一點世面,這世上也有不少,不缺一份薪水、隨時可以不幹、男友老公還是好野人,但是卻認真努力工作,做好每一件大小事,為自己奮鬥的女人。

她強調的那些,不只不會讓不起眼的小老板感到自卑,只是讓我更加知道,人的確是有「層次」的差別,她要走,不挽留,一路順風~~。

不過,年輕的女生,就是這點傲人--不貪心 。有人要養她,她便輕易扔了自己的薪水袋,這也是一種勇氣。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