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讀者留言問我對於波蘭醫生的看法,我回覆一下。
我先說明,這件事我沒有太多想法,也不想花時間廣泛閱讀研究,所以敝人的想法可說是十分狹隘,對兩者都不友善,大家隨便看看就好。

雖然這個議題「吵很大」,但我沒有特別想談它,因為這種情況,在每個產業都會發生,「波蘭醫生」會喧鬧這麼大,被如此重視,不外乎是發生地點在神聖的白色巨塔內, 挑戰的是台灣聯考制度下的金頭腦人士,台灣第一流的知識份子。

而你我都知道,只要是知識份子的權益被危及,總會被特別關切。如果,今天是發生在小護士身上,你看看有沒有人要鳥!

也許有人會說這關乎到會不會「醫死人」的問題,拜託不要想那麼偉大,這個問題之所以被炒作,跟會不會醫死人,以及台灣的醫療品質下不下降關係很小。講明白的,這是「產業內鬥」,某一群人為「保位」而鬥。既然是內鬥,那麼圈子外的人,其實也不必多說話,因為沒啥鳥用。

有看過白色巨塔吧!東貞藏為什麼不拔擢財前五郎為教授,很簡單,因為東教授希望退休後,仍保有在浪速大學醫院的影響力,所以不想升財前五郎,而想叫可能會娶自己女兒的菊川昇去爭取。這群波蘭醫生背後的父母們,難道不是東教授的想法嗎?仔細剖析波蘭醫生的現象,是有點這意味,爸媽覺得好的權位,要下一代來爭取,而自己在背後推波助瀾。我不得不說,這些人可怕的封建世襲慾望過度強烈,硬要推乾就濕,有點可惡。

至於天天在高喊醫療品質啥米碗糕的,很明顯是台灣派拿來攻伐對手的武器。其實不必再喊,腦袋沒透逗的人,一聽就覺得很幼稚。

說實話,拜醫療儀器與藥物的進步,純醫生可以做的事也愈來愈少,醫療品質不全然依靠醫生。我不是說醫生不重要,而是要告訴大家,醫療品質不能只看醫生這一方面,他們不能代表所謂的醫療品質。再說,病人也有因應之道,現代人看醫生不會只看一個,生大病者,誰不是兩三個大醫院跑透透,要擔誤誰的病情,也不容易。

我個人是認為,台灣派裡,尚未佔上一個半個位子的醫生或準醫生們,講話不應該吞吞吐吐的,藉以病患立場發聲,用「醫療品質」包裝核心思量的「權益」二字,看久了會覺得很討厭。我認為直接站出來呼籲政府正視你的權益,才是正途。

除了波蘭醫生及其親人會不以為然外,大部份的台灣人應該會支持你們。
支持你們的原因,大概不是認為你們醫術可能比較好,是跟你們台灣派想的一樣,心中暗自猜測波蘭醫生的醫術「可能」不行。大家願意肯定台灣派,是因為你們曾經用聯考證明過自己的腦子特別好,絕對經得起七年醫學院的大考驗,大家相信這點,所以你們的「知識財賣相」要比波蘭醫生好,如此而已。

不然的話,若你們硬要說人家一定爛,那得拿出數據來證明波蘭醫生不行,大家才會心服口服不是嗎?否則一切都是「以為」跟「感覺」。
只是「以為」跟「感覺」是不能當證據來說服別人的。

為什麼台灣派沒辦法拿出明確的證據?很簡單,因為短時間內,台灣派跟波蘭醫生只能比學歷,無法比實務。這樣說好了,如果台灣醫生學了208招,波蘭醫生學了50招,但是看病人只需要用到10招,那麼很難可以比出啥米碗糕看病品質啦!這樣應該有聽懂我的意思。

而台灣派不滿自己學了208招,波蘭醫生只學了50招,他們卻可以跟自己平起平坐,甚至因為波蘭醫生有強大背景而擠掉自己,這根本沒有天理。如果政府讓這些富家醫師子女,如此簡單就能當上醫生,我個人也認為這種政策漏洞過大,而且欠缺公允。(政府不如直接辦一個醫師女子保障名額特別班,給他們讀算了!)

很明顯的,大家很難不懷疑波蘭醫生的素質。我說過了,這是普遍的「觀感」,不是我偏頗想損人。
拿德國來說,波蘭是歐盟的一員,但他們的醫學系生要取得德國行醫執照非常困難,第一關要先舉證醫學系學程與德國醫學生學習標準接近,舉證審核通過後,才能取得資格考試。一般來說,光是第一關,大概就玩完了,因為在波蘭學習標準較德國不同,以較寬鬆偏多,因而學歷通常不會被認可!反觀台灣十分媚外,一聽到是歐洲國家學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可以參加取證考試,草率的嚇人。

這有兩點不好。
第一點,損及台灣醫學院學生的權益,缺乏公平正義。
第二點,不給波蘭醫生證明自己的實力,窄門大開,好羊壞羊全都擠進來,還是缺乏公平正義。

我講的第二點不好,是因為我們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認定波蘭醫生全部都很糟。我個人認為,如果是好的(正常的)波蘭醫生,應該也會支持較嚴謹的取證門檻才對。就像我大學時代最恨考試考很簡單,因為笨蛋也可以考很好,這樣解釋應該比較容易懂。

我也不去研究別人的心理,為權益奮戰是每個人的權利,台灣派跟波蘭派就好好戰吧!這種時候,無需想到病人。病人不是笨蛋,這件事既然揭露了,我個人認為大家對波蘭醫生會出現保留態度,除非這個波蘭醫生醫術特好,否則市場的淘汰機制如巨輪運行,不管那一派,誰也逃不過。

然而我個人認為,不必在這時候,把病患拿來當籌碼,談什麼醫療品質,很假仙;台灣的醫師大德們,權力在握時,似不曾如此重視醫療品質與醫病關係,現在忙著打保位戰,竟然會想這個,荒謬。我說,等到醫生大人們滿足搞定了自己權益,有空再來發揮佛心,替病患的權益著想,大家就很阿彌陀佛了!

當然有人扯到什麼醫療資源不均,醫療人力短缺之類的論點,簡直蠢到爆燈,無以復加,沒救。意思是,波蘭醫生專業不夠沒關係,剛好可以派他們去偏遠地區,去高貴的台灣派不想從事醫療的地方行醫,反正鄉下人出問題沒關係,是這個意思是嗎?拜託,腦子清楚一點,這不叫解決醫療資源不均或短缺,這叫爛芋充數,草菅人命,用點腦子好不好!

最後,我想說的是,我沒有「岐視」波蘭醫生的意思,我採不信任,在你們沒有充份地證明自己醫學能力以前,病患當然可以不信任你們。

你們無需為此生氣,如果以前聯考制度沒有機會替你證明什麼,那現在機會來了,你們何不支持政府的新措施來證明自己,也省得被台灣派說三道四,不是嗎?如果你們都不信任你們自己,憑什麼叫我們相信你們!!!!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Rita
  • 其實對於這個問題發出的數篇文章

    我並沒有全部細讀 對這個問題我也沒有很廣泛的研究

    maybe會令人覺得無知 但單純的覺得
    一直在“波蘭學歷很好取得“這上面一直批鬥別人 在同一點上面打轉

    未免也太小鼻子小眼睛..

  • Rita可能不知道
    波蘭的醫學系學生還真是他媽的好畢業,在這裡常常可以聽到德國人"取笑"他們
    是已經直接"笑話",不是台灣尚在"懷疑"的階段~~

    殺手席琳 於 2009/04/20 17:02 回覆

  • 波波
  • 今天的新聞:
    學生家長:『(原音)大學完成,拿到藥師執照才出國,他不是所謂41級分的學生,41級分學生我們不能全部用他蓋括承受說,他整個就是這麼差。你要想想看,這中間有優秀的,你說你的女兒優秀,他3%的學歷認證一定可以過,我認為在這個制度下,50年也沒辦法過。』

    這整句話,全都邏輯不通吧!??><
  • 不合邏輯!
    自己前面說自己女兒棒,後面又說女兒雖棒,但可能通不過考試!
    她的意思是"窄門太窄",再棒也擠不過去的意思嗎??
    既然如此,人就不該挑難走的路走,所以別去波蘭,留在台灣讀醫科~~~(笑)

    其實我的想法很簡單
    金頭腦辛辛苦苦讀七年=41分三流腦袋隨隨便便讀四年!
    如果社會讓這種事成立,不如讓我死了!這世界還需要認真智力高的人嗎?

    殺手席琳 於 2009/04/20 17:24 回覆

  • Tina
  • "反觀台灣十分媚外,一聽到是歐洲國家學歷,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可以參加取證考試,草率的嚇人。"

    這一點似乎有點偏頗,台灣是接受“歐盟國“的學歷,而波蘭恰好於2004年成為歐盟國一員才剛好符合台灣現行規定,倒不盡然全是因為波蘭的地理位置。

    但我也完全同意這是國內制度有問題。
  • 非菁英
  • 如何讓〝民眾安心看病〞 ?

    如何為〝病人安全把關〞 ?

    回覆〝安心看病〞一文


    波蘭醫學院國際班,一二十年前就設立了。
    學生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
    歐洲各國以及亞洲多個國家…,台灣學生只是少數

    國際班的畢業率只有百分之五六十,
    比起台灣醫學院幾乎百分之百的畢業率,幾乎少得太多了,
    哪裡嚴格,哪裡放水,看官自有定論。

    不錯在台灣能考上醫學院是〝菁英〞,
    〝安心看病〞的作者,認為七年前的〝菁英〞,
    就預知七年後,一定能百分之百考上醫師執照,他還不覺奇怪,
    這種理論說給世界上任何有常識的人聽,都沒有人會相信?

    七年前沒考上台灣醫師就不是〝菁英〞,努力也沒用,
    七年後畢業率只有百分之十,也活該,誰教您沒考上台灣醫學院,

    這種以考上台灣醫學院,就是〝菁英〞,就永遠目中無人,
    高高在上,太可笑了吧,太自傲了吧。

    沒考上台灣醫學院,就一輩子不能出人頭地,
    再努力也沒有用,這也太瞧不起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非菁英了吧!

    人生像〝馬拉松〞,七年前的起跑點,你贏了,你還一直在作夢,
    終點時你也會贏,你要知道,你只有贏在一個點上,或許那時你有實力
    加上運氣好。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你怎知道七年後多少人會迎頭趕上,
    會超越你。

    時代都變了,河東都轉河西了,還老是在提當年勇,這算什麼好漢。

    通過國家的醫師考試,就證明了這些國外醫學院回來的畢業生,
    有實力、有水準,如果通過國家的醫師考試,還說這些國外回來的畢業生沒實力、沒水準,那所有台灣醫學院的畢業生也一樣沒實力、沒水準。

    因為他們都只是參加〝相同的考試〞,〝相同的標準〞而已
    (安心看病的作者,不但不能安心且要提心吊膽) ,台灣的醫學院畢業生,
    在國內有額外的參加哪一樣可信度更高、困難度更高的醫師考試,
    來證明台灣的醫學院畢業生水準,高於國外醫學院畢業生嗎?

    沒有,沒有,完全沒有。

    倒是波蘭 波茲南醫學院國際班百分之七十以上的畢業生,
    通過美國USMLE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考試,這個全美國、
    全世界公認最公正、公平、公開的醫學考試。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歐洲畢業生,在歐洲各國取得證照,
    執行業務。

    台灣的醫學院畢業生有多少百分比,通過美國USMLE
    第一階段第二階段的考試?…….. ,是個位數嗎?還是接近於零呢?
    說出來太沒面子了吧!

    台灣的醫學院生,只想己所不欲,卻很會施於人,
    要全面封殺國外畢業生的公平的競爭,又怕講出口很丟臉,
    威脅利誘立法委員,要叫國外醫學院畢業生參加及格率只有1-2%
    的教育部〝學歷甄試〞,自己卻沒膽識、也不敢、勇敢的說: 我們也參加
    這個〝相同的考試〞、〝相同的標準〞,一起接受考驗。

    心胸狹窄,器量淺短,難道這就是七年前大學聯考所謂的
    〝菁英〞嗎?

    恃才傲物,不能容人,又如何能幫助苦難的芸芸眾生?

    要檢驗國外醫學院畢業生水準高低時,更應該用:

    〝相同的考試〞
    〝相同的標準〞

    檢驗國內醫學院畢業生。這樣才能真正

    保障全國 〝人民安心看病〞
    才能真正為〝病人安全把關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