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brain.jpg

網路圖片

「批判」在部份人的理解上,被簡單地解讀成「攻訐」與「責難」,不是一個正面名詞跟動詞,大部份人似乎也害怕言行被他人貼上這標籤。理由可能是台灣人從小到大總是被暗示跟教育要「對人說好話」,「做個討喜的人」有關。時至今日,令人莞爾,仍有知名部落客寫文章教導女人怎麼做個討喜的女人,譬如「嘴甜」就是絕招之一。

怎麼誠實地說好話?怎麼做正直討喜的人?卻沒有人能夠教個一二,最後說好話變成說「好聽的謊話跟假話」或「好聽的廢話」,而做討喜的人,則變成不分是非對錯,有話不敢說遊走在鄉愿邊緣的人。即使心裡可能百般不願意變成這樣的人,但想反駁批判又不敢,更怕不跟隨社會潛規則,會招來一堆倒楣大小事,惹麻煩上身。在台灣,要做正直的人並不容易。

除了「認知誤解」,個人觀察心得台灣人不擅於批判另一原因源於對批判的「邏輯不一致」、「使用技巧不佳」以及「情境濫用」有關,而這四項均與教育相關。

若要用一句話來統整,我認為是「以模糊的行為代替知識教育,導致國人批判能力普遍低落」。身教沒有不好,但前提是你要具有「基礎先備知識」,否則身教會淪於公共或個人習慣、偏好、流俗、從眾的「承襲」與「同化」,變成一種不知道緣由的仿傚。然而吊詭的是,雖然台灣人多不喜「批判」一詞,但它反而經常被使用來謾罵指責他人,而突顯出思維邏輯上的謬誤。

「批判性思維」用簡單的話來說明,可以形容成「以清晰的邏輯"追求真理與限制"的認知能力」,透過文字與語言或行動展現思維結論與態度即形成批判行為。它跟「討論」、「研究」、「調查」等等在本質上雷同,都是以理性去驗證某「真理」與求出某「界限」的過程。

它固有流派上的分岐,不同的哲學家、思想家對其有獨到的釋義,但基本上並不脫離對於政治、社會、環境、文化、自由等公眾利益的追求與改革;不同於中國的思維批判,它不在程序上受到道德與倫理的恐嚇,不易形成夾殺後的偏頗立論。最明顯的例子你我耳熟能詳,外國人難以理解華人崇尚的「乖巧」、「孝順」一說。

當今批判性思維是民主國家重點教育核心之一,為什麼?因為它能提昇人民文化水準與辯思能力,能帶來創新,而創新是社會與文化源源前進的動力,可以免去許多不必要的社會衝突。

在德國,一個人若能被他人認為有批判能力,這並不是貶抑而是稱頌,肯定你具備嚴謹而縝密的思考能力。

台灣人會發現歐洲人(尤其比較先進的國家)人民有一個現象,大小事批判個沒完,在我們台灣人眼中那被歸納成「愛抱怨」。吃頓家常便飯二十分鐘的事,他們可以吃掉兩三個小時,意猶味盡講不停。從小時他們教育便是如此啟發他們,引導他們勇於去批判並樂於分享看法,討論並接納不同觀點。

當然勇於批判並不等於擅於批判,能否提出深度有意義結論,端視個人知識與語言表達技術的程度不同,無法執一而論,但他們的「態度」是符合素養的。他們反而不能理解為什麼大部份的華人如此沒有主見,對許多事既不好奇也沒有看法,最能回答的問題是好或不好、是與不是、要或不要二選一的表態。

回到平民百姓的我們,具有批判能力,有什麼益處?

簡單歸納,就是能用開闊的心胸看待各種現象、能明辨是非、提高情緒智識,並以理服人。它能在你面對各種問題時,很快由內向外鞏固起一個強而有力的思維架構,進而得到理性與相對正確的解決方法,面對難題不畏懼,能有自信心地生活。

對我們的教育又有什麼益處?

以結果論,目前台灣在教育上給人民帶來的困境是「讀書始於求取知識,但卻迄於賺了多少錢」。

學識、技藝、專業全面淪為賺錢的工具,也是唯一殘餘價值,他人對於你的尊重與否,不在於你多麼專精於你的學業技藝與專業,而在於你靠它們賺了多少錢,而大部份人無法逃出這個思想的牢籠,也無法對抗這個社會壓迫。唯有當我們能教育國民勇於批判時,才能培養出具備「解放各種形式壓迫能力」的人民。

在德國,我曾親眼看過一個咖啡廳的女服務生如何精采的回應奧客。
男客人在久等不到咖啡後,對著女服務生大吼:「我的錢就擺在桌上,去端你那該死的咖啡過來!」
女服務生從容不迫客氣地回:「你的錢只讓你用來買咖啡,並不給予你在這裡大呼小叫的權利。咖啡做好了,你就會喝到它,可以嗎?」

你是否想過,自己具備解放各種壓迫的能力嗎?工作上的、人際關係上的、親子家庭、感情婚姻裡的......。

不,我的觀察,大部份台灣人非常欠缺這項能力,基本上都用「虛以委蛇」來扭曲、化解問題(例如叫女服務生出來跟客人鞠躬道歉,客人不滿意,還要下跪,再送兩張餐卷希望客人熄怒),甚至連如何妥善地拒絕別人說「不」都感到吃力,這也是造成台灣人不得不說謊的原凶之一。

若你希望孩子在知識上超越前人(包括自己)不是光會讀死書,做死學問,那麼培養他具備批判思維是重要的一件事。

若你認為這個責任應該由你來負起,那你必需要先由自身開始,拋棄對於批判的認知誤解,把它放回正確的天秤位置,勇敢丟掉刻板印象的包袱,重新去認識這個東西,你才有能力教出一個真正有獨立思考能力又快樂的孩子。

一如家長面對「性」這件事,如果不在內心先將它除罪化,斷開它與行淫污穢的連結,你便不可能在教導孩子性教育功課時及格而不忸怩。

既然批判不是毒蛇猛獸,為什麼然不管中西,總有一些人喜歡指責別人不該批判呢?
其實這只有一個目的 —— 弱化你發言的權力及威力,阻礙你辯思,以邏輯謬誤以及道德挾殺你,不讓你追根究柢,「以己昏昏使人昏昏」罷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殺手 的頭像
殺手

殺手。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姬蝶
  • 在台灣 服務業非常低微又可憐
    薪水少的要死
    尤其惹怒奇形怪狀的奧客
    嚴重的情況 店長還會叫服務生辭職喔!
    餐飲業是非常沒有保障的!
  • 因為短視,只想息事寧人呀!
    (也有可能可以上電視上新聞打廣告,所以留著偏門不肯關。)

    殺手 於 2017/09/12 02:57 回覆

  • 雷
  • 「其實這只有一個目的 —— 弱化你發言的權力及威力,阻礙你辯思,以邏輯謬誤以及道德挾殺你,不讓你追根究柢...」

    最成功的例子,當初幾年前某部落客聲勢正望的「揪眾打小白」,小白是誰做了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眾人看到對本人有疑慮在發聲初始就用「生氣幹譙」再「揪眾圍剿」把他壓制住,旁人看了有疑問的不想惹事,就剩下附和聲音。

    生氣是很好用的武器,在以和為貴的氛圍下,理性的一方會先妥協,不妥協旁人用「破壞和諧者」的眼光看他,理直的也氣弱了,更別說批判對話了。

  • 正解。
    所以台灣社會人與人之間總是表面和諧,但台面下鬥來鬥去。

    殺手 於 2017/09/12 02:59 回覆

  • Traveller
  • 席琳的觀點很棒!謝謝。
  • 謝謝。

    部份台灣人發言,是沒有中庸或求真相這個選項的,不是想壓,就是想捧;不讓你發言,那一定就是要壓抑你,沒有別的目的,更不可能是想跟你討論,或找真相。

    殺手 於 2017/09/20 02: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