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bbery.jpg
上圖為網路圖片


閒著也是閒著,看到一篇文章令人翻白眼,不跟大家說說,就像聽到一個令人討厭的秘密不講出來,歐巴桑我怎麼忍得住。

文章在此:台灣記者在北京胡同碰一鼻子灰:跨世代媒體人的共同課題。

是說,看完文章,聽完該學長的陳述,不就是兩個一樣沒有什麼禮貌的女人,在那比誰後台硬,誰的人際關係網絡層級高,誰可以在誰面前耍大牌而已嗎?

學長的論點夠附勢趨炎,這篇文似乎在述說人該如何在一座大城市底下好好察言觀色,明白人與人之間社會地位的優先順序,去決定態度該如何去抑揚頓挫,行為舉止發言措詞應謙卑懇切還是怠慢輕蔑?

這文章「厚」北京胡同的「倨傲」而「薄」台灣學妹的「自我感覺良好」,是勢利思維下的選邊追捧作風,並沒有正直的價值觀念可取。

魯迅死了八十年,但他對人性的觀點仍舊犀利透徹適用今日社會,中國人的「壓」與「捧」羞辱的最後都是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ccola
  • 每次看到這種把中國捧上天的文章就很令人作噁, 特別是由居住在中國的台灣人所撰寫.與之前看到一篇說中國都開始無人商店, 台灣還在停留在繼承家業雜貨店的落後思維相同. 雜貨店是人與人的連結, 文化的傳承. 無人是便利性, 何從比較起?
    依照這位學長所言, 那這火紅的文創書局也不就是靠勢力靠關係撐起來的嗎? 這算哪門子的課題?
  • et052335
  • 阿不就一個白目記者採訪名店踫了一鼻子灰,在那裡都會發生吧,這位媒体人大大也能寫成一篇與二岸有關的文章,果然是靠嘴筆吃飯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