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render.jpg
上圖為網路圖片

不知基於什麼神秘莫測的原因或懷疑,本人如蜉蝣般的小公司已連續四五年被稅務單位稽核。
「被稽核」對公司來說雖耗時耗人又頗感壓力,但不全然沒有好處。透過國家級專業人士的檢視與挑剔糾正,可以改善公司內控以及調整細節作業使其更完備,往正面想就是公司每年接受健檢一次,雖然通常不會是免費的。

第一次第二次歷史久遠記不清稽核項目。
前年,稽核採購進項及匯款作業 — 結果:零瑕疵,過關。去年,稽核海關進出口稅務及文件 — 結果:零瑕疵,過關;今年,職工福利及相關費用,上星期五稽核結束 — 結果:需補繳210歐元稅金跟罰鍰。

即便我已打算用正面的態度應對,但電話裡聽完會計的說明,還是眼睛微痛,白眼翻太用力的關係。不過,我決定不要太有感覺或細想這件事,否則愈想愈熱血奔騰,一不小心變憤青。我已不再適合當憤青,邁嘐嘐之狂。

理由是這樣,員工借走公司車「私用」,依法必需申報,核入該員工收入所得進行課稅,該員工若要繳稅,那麼公司也要繳稅,因為有收入有所得就要繳稅。而我們未申報,有瑕疵。(因為這個瑕疪,有可能明年會再次被稽核這個部份,而且可能被追溯x年所有資料。)

這樣的事,若發生在台灣算擾民了吧。 

公司給員工一個方便,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好處,車子借給員工用一下搬個家,幾十公里里程數的折舊跟燃料而已,這要被監督,錙銖必較到要在上頭抽點稅。但我翻白眼的理由,並不在於會被追繳一點錢,而在於國家變相禁止人與人之間友善的互助行為,舉凡人民之間各種自發性地互助,公家單位都儘量要讓它跟稅扯上關係,方便名正言順地干預與監控,這讓我心裡不舒服。

名義上好聽,是要求人人守法,配合稅法規定。但往細想,是政府權力過度擴充,大到不允公司(當然含個人)私自給任何人「好處」。因為各種「好處」要由國家統一管理分配與控制(monopoly),因為「好處就是資源,而資源不管在什麼形式的社會,都是權力的來源」。

可,政治正確不是這樣講,而是以social market economy為依歸,追求人道、平等、博愛至上的社會,一切只需看是否合法,不必有其它想法。所以我的權力一說看起來似乎邪惡。

德國人的特質之一:安份守法就對了,勿有太多雜念。
猶如列寧的嘲笑:「德國軍隊沒法攻下火車站,沒有車票,他們不會進站!!」

原因二,贈送客人禮物禮品,依法在35歐元內,並且僅能申報70%的費用扣抵,而溢額的發票則不能做為費用,等同廢紙。我們的問題在於會計沒有留意,未依法條變更而修改會計作帳,導致實銷金額100%申報,配合的會計師所沒有留意新規定已過緩衝期正式生效,就簽核報稅完稅。

稽核官提出建議,若我們不想繳交理由二產生的稅金跟罰鍰,其實很簡單,只要把客人的名字以及他的稅籍號碼提供出來,35歐元以內的發票就能100%申報也能免去罰則。

會計說問我要怎麼處理?我腦裡閃過的畫面,就是刊頭圖片那隻松鼠。於是,我說把210歐繳一繳,以後留意申報金額不要違反規定即可。其它的,讓我們把它忘了。

補繳210歐元稅金跟罰鍰合理,畢竟是我們的作業有誤,不能怪稅務單位。

但我再次翻白眼的理由是,用30%來獎勵?誘惑?洗腦?企業主動提報收受好處的客戶名單以及稅籍號碼,方便稅務單位回頭去勾稽那些人?

本人認為這做法不對,恕難配合。

理由看似正義,手段當真雷厲,但把腦子搖醒思考起來,感覺很「唉油」!
讓企業當政府的「料耙仔」去鬥另一群人,納粹已死但鬥爭魂仍在?這件事無論用上任何再崇高偉大的理由都不能說服我,更難因為懲罰而被馴服去承認那是一種正義,該共襄盛舉。

會計說話時,我忍不住腦內劇場開演,無法克制地想到曾經讀過某些書裡,那些被當權著貼上「與人民為敵」標籤而遭難的大小人物的下場。

政府眼睛牢牢地盯著那些願意做事,願意上班賺錢養活自己及家人的人,有沒有犯小錯,有沒有貪小便宜,有沒有額外獲得政府沒有允許的好處。相關單位要是拿一半這種精神,好好研究如何降低失業率,打擊假失業領救濟金卻能打黑工賺外快開名車的人,還有正經起來把那些假弱勢真米蟲趕去工作,社會不知道會多麼進步繁榮。

人民或說勞動者被如此嚴密精細的監督,但這樣的社會,又有誰能去"監督"這個總是打著「資源再分配」社會正義大旗而進行干預主義與鬥爭個人與群體的巨大權力組織?(...愈講愈嚴肅了,說好不做憤青的!)

以上大哉問,其實是「有語問蒼天,但蒼天不必答」,是一個字數很多句子很長的巨型語助詞而已,跟「哎~唉~哦~噢~喲.....」差不多意思。
 

========================  這是碎唸分隔線 ========================

不當憤青,不為療癒心靈,也不是因為沒有「刺」或戒了「正義」;原因搞笑 —— 聽說憤怒容易掉髮,且不易受孕!<-----中醫師三不五時喜歡這樣嚇唬告訴我,本人就怕這個。

憤青淡出是怕頭秃、還有老蚌也想生小珠。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薄荷葉
  • 希望殺手如願,小珠早日出現
  • 我是順其自然的心情,有就生,沒有也不強求,至少身體健康顧一下這樣。

    殺手席琳 於 2017/07/10 01:39 回覆

  • 鴨鴨
  • 練習莫生氣,錢再賺就好
    心情不好的確是會影響身體
    祝殺手好孕 ^_^
  • 謝謝鴨鴨
    保持好心情,是減輕壓力的好方法。

    殺手席琳 於 2017/07/10 01:41 回覆

  • 噗娘
  • 身在德企的資深小員工,不能同意得更多了!敞司內規就是如此的路數,台灣的員工們白眼翻到宇宙去是每天的日常。
    以我們的經驗,當下深吸一口氣,保持心情愉悅,身體安康最要緊~
  • 我覺得台灣人太容易羨慕別人,而且容易在不理解深層涵意或本質時,就解讀而且是扭曲地解讀許多事,尤其是解讀成他們愛聽、想聽的意思,把幻想當成一種事實轉述。

    睡不著,跟你多聊兩句。

    我想我若說出下一段話(台灣人不愛聽),八成又要被貼岐視標籤。

    其實大部份的德國人並不愛也不會吃豬腳(德國豬腳)!為什麼?因為那在飲食文化意識裡代表窮酸、鄉巴佬。

    但台灣人愛把德國想像的非常美好。我把這話轉述給朋友知道,那當時也不是有心,只是不經意的一提,得到的回應我覺得不舒服。" 我的德國朋友們一定是勢利鬼跟會岐視人的人,才會岐視別人吃豬腳!";還有,我太不上道,沒有誠意當東道主,所以不願意帶他們去吃。

    有時,我會覺得,就繼續讓他們相信他們以為的就好不是嗎?

    後來,我思忖過自己為什麼要坦誠不設防的去講這些東西。於是,我做了實驗,接下去的幾天,我用非常虛偽的心態跟他們相處,我都只回應他們愛聽的,他們說什麼(即再愚蠢的內容)都稱讚他們,即使對德國有錯誤的認知也不澄清,一律稱讚他們知識豐富是達人,他們變得很喜歡我,覺得我很夠朋友。那幾天,我都覺得我可以跟她們一起坐上愚人船被流放。好人,不見得能當朋友。

    以前,我不懂為什麼有人跟他人交往會那麼虛偽無誠,但後來我知道原因,因為不虛偽沒有辦法溝通,不鄉愿就無法對話。因而我對於那些表面看似虛偽跟鄉愿的人,會多一份保留,不再像以前那樣討厭他們,也許他們有他們的無奈。

    但我本人是絕對不會想這樣過日子,太辛苦。

    殺手席琳 於 2017/07/16 03:28 回覆

  • cyya76
  • 我以前有聽過德國人其實不愛吃豬腳的,原來原因是這個!長知識了!
    你講到德國教育這塊,也是長知識了!以前只有聽過萬年學生,還不曉得原來有小學時期的分流教育。我也有查德國教育,其實是想知道到底是哪位版主,但找不到,卻看到有幾位也是和你一樣的提出德國教育這塊事實。

    在憤怒之前先想到會掉髮,這招真得有用,所以要發怒之前先想到自己的頭髮 ;)
  •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有些部份可以是基於「禮貌」無而否定,但若把它當成事實,還要台灣人改進學習,那就有點自己傻,也要叫人別人跟著傻。

    殺手席琳 於 2017/07/17 23: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