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的頓悟,一個人,若能捱到「人走茶涼」,這輩子也算是做人成功

多少人的友誼,只有在面對面眼神交會的片刻,才有情感的光亮;否則,即便還活著呼吸,一轉身,承諾或應允瞬間黯淡,成過往雲煙,更甚者,換來不堪的惡毒文字。

幸運地,生活上,要接近誰,要遠離誰,我尚能隨心選擇,故而打情罵俏不算數,鮮少對朋友有啥不滿,無太多可發的牢騷。

喜歡的人事物,緊緊聯繫,天涯海角,即使不能手牽手眼對眼,但總卻心連心鍵盤連鍵盤,情誼在時光荏苒中滋長;不喜歡的,要不推的遠遠地,要不退的遠遠的,眼不見為淨,沒遇過大麻煩。力求生活上,只有朋友,沒有敵人。

討厭鬼,不是敵人,只討厭而已,如果有人想往他頭上澆桶冷水,不可不摒息以待,看趣事發生,然後幸災樂禍拍手叫好,笑嘻嘻地問他,冷不冷?但,澆得若是滾燙熱油,那便截然不同,再討厭,一定是叫他快快閃開,免得一命嗚呼,魂歸離恨天。

人生不像操場,由一條跑道繞成一個橢圓,輕鬆便能跑上幾圈。

自我人生與信仰是一條跑道,與一個人組成一個家庭,是一個跑道,職場,又是另一條跑道,這三條主要跑道又建構出許許多交錯的小跑道,有的互通,有的對沖,有的荒煙漫草,無法定義。跑著跑著,好奇一下小叉路,便可能去到一個未知的地方。

一如我,從不曾預知、計劃、夢想、安排到國外經營全新的人生。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至少是失意中帶著平靜與滿足。

多少人,回首,不見來時路,遠眺,才是一片蕭瑟,又或刮風下雨,飄著霧,電閃雷鳴。正所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偶爾我用上述的「相對安慰法」來鎮靜同情自己,乍看有點壞心,但我是認份的平凡人,也只剩嘴上不認輸,實地是知輕重的人,會這樣,不過是勸自己知足惜福,不是看人衰小的不安好心。

說穿後,人,遇人禍時,是特別不甘心。

換到職場上,沒有誰能樣樣隨心所欲。而職場上,人禍又特別多。
我從不曾懷疑,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但不曾信仰「沒有永遠的敵人」。一日是我的敵人,終生是我的敵人。就算對方伏首稱臣,或是由我舉白旗投降,也不會是由敵人變朋友的轉折點,那至多是輸家與贏家的關係。

敵人,可以是貴人,但不會是朋友。要變成朋友,恐怕需要更多更多。

也許是令人激賞的風度、智慧、氣魄。(我沒有,也沒有遇過。)
或者,毫無優點,就那麼一點ethics,惺惺相惜,君子見君子,鐵磨鐵;小人見小人,屬我。(在下,一向我行我素,不群不黨,也不適用。)

最後,只剩遭遇背叛,讓人願意在最短的時間內,與敵人為伍。
背叛是人禍。職場上的背叛,絕大部份來自職場上的朋友,多一個朋友,多一個被背叛的風險。敵人不會背叛你,只有朋友才會

神,是如此巧妙地安排人性,洞悉人們。
祂不給簡單而純粹的考驗,衪的偉大在於,衪賦予人們一份極度神秘的心智,去發展出一種互動模式叫「敵友同體」,它的博大精深,截至目前,我們甚至無法發明一個中文名詞來稱呼它。

競爭不必是敵人,但敵人必定競爭。

朋友、敵人都不麻煩,亦友亦敵,才是職場磨難,把人磨成一個俗氣,愛恨模糊的人。
我為此深感苦惱,光會跟朋友或敵人相處是不夠的。可我從不欣賞八面瓏玲,處世圓融,面面俱到的人,我自是不想變成這樣的人。

神的考驗就在於,有時祂會逼著你,在一段時間裡,去變成你最反感的那種人,看看你是否是真心反感,而不是酸葡萄,不是嘴上說不要心裡萬分期待;也要檢視你,是否隨便威脅一下,便失去平時既有的堅持、原則與信仰;或者,從此上癮地活成自己最討厭的樣子,痛苦地爽快著。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喬小夫
  • 好久不見了。

    看完這文,不禁想到一句話。
    「想要成功,你需要朋友。想要很成功,你需要敵人」
  • 可是敵人也不能太多,不然還沒成功,就掛了。

    殺手席琳 於 2013/09/18 01:03 回覆

  • 沁馨
  • 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
  • 你嚇到我了。
    這句話是我的隱藏版結論!

    殺手席琳 於 2013/09/18 01:04 回覆

  • 光光
  • 討厭鬼那裏~~心有戚戚焉
    真的...說得太好了
  • 謝謝光光。

    殺手席琳 於 2013/09/18 01:05 回覆

  • carrie
  • 看見妳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