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工作那些年,除了少之又少在幾本產業雜誌上,能見到我的訪談外,高中或大學同學鮮少有我的訊息。我不參加任何同學會,我會連絡的同學,比我更隱沒。

對同學們而言,他們的記憶裡沒有我。畢業紀念冊裡沒有照片,沒有通訊地址,沒有連絡電話。

一個真實與他們相處數年的人,更像一道模糊的殘影。

他們太快樂、太坦率、太無畏、太瀟灑了。我與他們的青春火熱格格不入。

他們緬懷的,荒亂、傷心、歡愉或憤怒裡的任何吉光片羽,不會有我。我記起的學生時代,不管那一段上,總有他們的青春笑顏或哭臉。

算一算,我這個沈默而冷血的同學,比他們多情許多許多。

我這樣一個多情的人,在真實人生裡,不管親情、友情或愛情,老是演到冷豔的角色,是技術面有問題?

是,是技術面出問題。幸好知人知面不知心,死不了人。

有些事發生的太快,而我總是懂得很慢,慢到來不及抵抗,就坦然妥協了一切。

人生本是抵抗與妥協的加總。

今晚,我敷了三種可以保持滋潤的面膜,臉皮尚未回萌,雜念青春不少,文思泉湧,深深反省以上。神呀,你應該看見,關於抵抗即將到來的人老珠黃,我可是盡心盡力,不想妥協,這回~你可要多多關照了。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訪客
  • 頭香
  • 訪客
  • 是不是太ㄍ一ㄥ 容易讓人錯過什麼
  • 偽-公務員
  • 相較之下~我顯然是努力活在別人故事裏的那種人~即使不記得名字的同學~當兵時偶遇的同鄉~離開二年的台北~卻總能在街上碰上叫我名字的陌生人....@@"
  • 訪客
  • 這算不算悶燒阿?
  • amelie
  • 我好想看專訪席玲的雜誌
  • 噗娘Ashley
  • 我很喜歡這句: 人生本是抵抗與妥協的加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