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不能把「靈療」歸類在迷信,但卻必需承認,我不懂它的科學邏輯在那裡?可是我又百分之八十感覺介有其事,所以內心偶爾頗有衝突。因而內文若有讓人感到怪力亂神之處,請大家輕鬆看過,我沒有任何證據,足以證明那是真的。

噗友一定知道,我曾在噗浪上跟大家聊過,我有一位罹患乳癌已逝亡的摯友,在她過逝前的五個月之前,我內心已打定主意,就算會花費甚鉅,也要幫忙找醫師治療她,我由一開始只是想幫助好朋友脫離病魔魔掌,到最後是發怒地跟老天爺槓上,因為我們心有不甘,能做的都做了,為什麼還是無法挽留住年輕的生命?

當然,我的好朋友走了,我臣服學會謙卑,承認自己的渺小與無能為力。

朋友在西醫地全力治療下,半好半壞,好的是還能痛著呼吸,壞的是一步一步地接近死亡。

兩三年來,從不間接地的低劑量化療,朋友漂亮的臉蛋曼妙的身材,銷蝕成一張黑黑的面容,乾乾的軀體,沒了女人的韻味,沒了人的氣息,是一袋裝滿疼痛恐懼與憂傷的皮囊。

看著她生命流逝的速度,像即將漏光的沙鐘,能救她的貴人,我們由台灣一路找到了德國。於是我飛回台灣,幾乎可以說是綁架了她,當然在醫生的許可下,她跟我一起飛到德國,然後我開著車,載她到南德找傳說中的靈療醫師-歐拉夫。

歐拉夫,原本是一位執業西醫,在一段曲折離奇的神的感召故事後,他的醫療範圍,由原本的西醫,加入了另一項服務「靈療」。他運用奇特又神秘的能力,將他由外界(也許說靈界也通)所得到的正面能量,灌入病患的體內,以稀釋病患體內的病氣,使人逐步恢復健康。

我的好朋友小梨,對於那趟旅程充期待,我也是。
畢竟一個位於交通極度不便,深山荒嶺之上,卻索費不貲的小診所,若是沒有實際的療效,想必早就關門大吉,不會讓人廣為傳誦求見。雖然我們不知道這樣想愚蠢不,但這也許是小梨最後一絲曙光,要試試。

我第一次抱著一個女人痛哭,是小梨在接受歐拉夫治療的前一晚。
看著她削平的右胸,我還能忍住悲傷,真正刺痛我淚腺的,是她腋下那碗口大深及見骨的傷口,那道多年來無法自行痊癒,無法清創並持續腐爛的血肉。

「人並不是死去才開始敗壞。」
見著那腐水滴答的傷口,那只剩骨骼連著肩頭的右膀,形同殘肢的右手,我忍不住眼淚潰堤,抱著她痛哭失聲。

第二次抱著她無言痛哭,也不過是第二天早晨。

我們戒慎恐懼地來到歐拉夫的小診所,兩張凍結的面容,懷著對天地無名的敬畏,不敢做出更多的表情,只是一個笑容,都怕是得意忘形,惹得風雲不測。

歐拉夫一眼就看出病患是誰。
他對著小梨說話,示意她進入診間,我幫忙翻譯一些簡單的問題,做完基本的溝通,小梨被帶到靈療室,消失在我的面前。

隔著一道門,我聽到小梨低低的哭聲。

二十分鐘後,歐拉夫走出靈療室的門,我立刻起身迎接,希望能由他的口裡聽到一些好消息。但是,令人非常非常非常失望地,他說:「我很抱歉,我沒有能力治療她」。

我的眼淚像被扯斷的珍珠,一顆接著一顆控制不住地滾出來。

他拍著我的肩,叫我不要難過。我問,她怎麼了,為什麼您無法治療?
歐拉夫沮喪地說,她的身體裡全是黑氣,他傳進去的靈氣(白氣),起不了中和平衡,他用盡最大能量,還是絲毫沒有作用,依照他多年來的經驗,這樣的病患,他也無法救治。

歐拉夫突然又問,小梨是否有結婚?
我答有。
他又問她老公對她可好?我問這有什麼重要性嗎?
他答:「她的心裡充滿恨,對感情對人的一種恨。」
我沈默不語。沒錯,小梨的老公,不但對小梨極度缺乏關心,而且不斷外遇,惹她難過生氣傷心,小梨愛他又恨他入骨。

我問:「她的病是因為恨?」
歐拉夫答:「是重要的因素。」
我問:「那該怎麼辦?」
歐拉夫又拍了我的肩:「現在她該做的是想著她自己就好,其餘不要再想了。」

我懂他的話。他是在告訴我。小梨沒有時間了!
我心慌到腦筋一片空白。

小梨十分鐘後也由靈療室出來,難得見到她臉上有些酡紅,自從她病後,我很久沒看到她有這樣好的氣色。我怎麼忍心跟她說她就要死了???

她問我醫師說什麼?
我反問她為什麼在裡面哭了?
她答:「當醫師將雙手輕放在她前胸上,由他手裡傳來那股不可思議的滾滾熱流,好溫暖好撫慰人心,她覺得好感動好平靜好詳和,如果她能這樣沒有痛苦地死去,不知道該多好。」

她的話又叫我立刻招架不住,忍不住啜泣。

我把話轉給歐拉夫知道。
醫師聽到小梨的話一樣感慨,很想幫助她,於是承諾,她回到台灣後,每個星期二凌晨兩點,只要小梨在睡前,在房裡點一盞小燭,他會透過聚靈方式,幫她得到心靈的平靜。

我們失落悲傷地走出歐拉夫的小診所,在山林裡散步了一會兒。

我決定跟小梨說實話,時間不多了。
蓊鬱的森林裡,兩個女人,抱在一起無言痛哭。這個世界,有這樣殘忍的事。

今天跟拉拉在Außenalster湖畔散步時,陽光普照,湖面閃著金黃星芒,遠方白帆點點,曾經有一個人也這樣真實地站在我身旁,欣賞這樣如織的景色。

小梨呀!我的摯友,妳知不知道我好想妳?!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7) 人氣()


留言列表 (2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Danielle
  • 有人說乳癌的腫瘤
    是沒有哭出的淚形成的...
  • 好恐怖
    如果這是真的
    那我以後絕對不會忍著不哭的!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6:49 回覆

  • cfyang
  • 文字也是有能量的, 從殺手的文字裡, 感受到了那無盡的想念和惆悵....
  • 一起歡笑一起哭泣的人 有一天突然不見了 傷痛!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6:51 回覆

  • 悄悄話
  • sandra33
  • 好感人,我想小梨在天之靈也會很安慰有妳這樣的好朋友的(拍拍)
  • 希望她現在是微笑的,沒有病痛的。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6:55 回覆

  • 悄悄話
  • JESSIE
  • 她有你這好朋友她應該心裡也感到很溫暖
  • 其實朋友再好,都無法填補被家人弄碎的那份情感。
    我知道小梨心中有遺憾,因此份外為她感到難過與不捨。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6:59 回覆

  • 悄悄話
  • 俠比
  • 希望小梨已經放下心裡的恨,在另一世界重生。
  • 她說她已放下,但我知道她沒有。情感強烈的人,很不容易做到無愛無恨。
    倒是她先生,在我面前說了好幾次,他很後悔。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01 回覆

  • poyakiki
  • 或許到了最後,心靈的平靜就是最大的安慰吧
  • 我覺得心靈要得到平靜最快的方式就是遠離讓人不平靜的因素。
    我的好朋友用生命換來的啟發,我會謹記在心。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04 回覆

  • Chloe Tsai
  • 想到我有個大伯母 也是同樣的病
    同樣是積怨已久的家庭問題背景

    祝福他們
  • 我忘了是那個醫生說的(我不知道他可有根據?)
    10個乳癌婦女,有七個是先生有外遇問題,乳癌有可能是壓力造成的。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06 回覆

  • S
  • 殺手的這篇文章讓我想到我的大學同學,一個非常好的朋友,年紀輕輕就紅斑性狼瘡過世..我還記得那天是星期五,她還去上班,下課後他回到家覺得很累,晚上送醫院,第二天就去世了.週六早上很早,我還在睡覺,接到她先生打來的電話,真是不敢置信!!她大學時代健康毫無異狀,出社會後工作太過勞累,健康狀況每下愈況,後來還查出有紅斑性狼瘡..很多人說幼教老師很輕鬆,我看過太多認真的幼教老師把自己累壞~其實沒有一個工作值得拿身體健康甚至是生命去換,如果早知道她會這樣,我一定力勸她把工作辭掉!
    她去世好幾年了,到現在我還是常常想起她,前幾個月做夢夢見她,忍不住打電話給我另外一個同學,說:好想她~我同學比較理智,但我在電話這頭泣不成聲..有時候真的好想她,她真的是一個很棒的,溫柔又體貼的好朋友~

    此外,殺手,我喜歡你不設密碼(當然以您的想法為主,如果您覺得OK的話啦!)
  • (抱),我們都失去了摯友。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07 回覆

  • Mola
  • 好感動~
    你對小梨的友情!

    但是又有點哀傷~
    友情再好,
    也敵不過愛情給的傷...

    不過至少她現在沒病沒痛了,
    現在可能正在天上看,
    你又發了什麼文呢?!



  • 她把女兒托給了我。
    但我很慚愧,相隔萬里,我沒有好好地照顧她。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09 回覆

  • sayhong
  • 謝謝
  • 悄悄話
  • 夜
  • 看完才發現眼中有一點點含淚
  • (抱)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20 回覆

  • 悄悄話
  • 忘飛兒
  • 同意二樓的話,
    沒有哭出的淚會形成各式各樣的瘤,不只是乳癌,
    親身經驗。
  • 所以想哭就要哭,躲在棉被也要哭才好。
    哭是釋放壓力。

    希望你現在健健康康的。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18 回覆

  • 野莓子
  • 看了文讓我眼眶泛紅哩
    莓子上個月也是寫了文想念一位逝去已久的朋友
    我們心裡都有滿滿的思念與不捨吧
    小梨在另一個世界一定很好呢
    人啊
    真的別太執念於不值得或傷己傷心的事上 也很同意二樓的話
    很多很多病出自於內心打不開的結吶...
  • 傷心的事,不只傷心,是傷遍全身
    我想壓力是很重要的因素,盡量避免壓力才是健康第一守則。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16 回覆

  • Felix
  • 宗教的力量很大,信則有其力,我是相信,所以努力「信 願 行」,因為每人信仰不同,在此不論任何教派,只要勸人為善,即是好的宗教。
  • 是的,後期她藉由宗教的力量,得到心靈上的撫慰,她知道她即將重生,重新開始一段新的人生,她不再對死亡充滿恐懼。

    宗教的力量,在絕處讓人逢生。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14 回覆

  • 小明
  • 很感動,我也會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很想給你一個擁抱,如果殺手有想念的時刻或些許低落,希望大家都能給你支持跟正面的力量。雖然網路上有時遙遠到沒有邊際但是真誠的為你加油!: )
  • 謝謝你的擁抱
    生活中我比較沒有機會說心裡的話
    很多心情都藏在心中
    有了這個部落格
    有人聽我說
    其實是有紓解到情緒的
    雖然我不認識你們
    但很謝謝你們

    殺手席琳 於 2011/09/29 07:1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maggie2v
  • 看完也跟著眼眶泛紅了...
    祝福小梨重生到更好的境界~!!
  • amelie
  • 殺手你好,上面寫他先生的文章看不到了
  • Cathy
  • 忍不住哭了
  • 小梨是讓我流最多眼淚的女人,人生至痛,莫過年紀輕輕,就跟摯友生離死別。

    殺手席琳 於 2013/05/24 0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