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一篇文章中曾經憶及,在我唸大學的時代,仍是個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我在醫院打工賺橫財,加上平時接案子寫程式的收入,絕對可以跟當時滿天金條亂飛的社會互相呼映。是說我的人生,好像一直很幸運,到處亂蹲,也剛好就蹲在時代的浪頭上。

由於收入得來容易,所以跟同學出門玩樂吃飯,雖然我不會搶帳單,但不會吝嗇替經濟拮据的同學買單。

直到有一天,我發現這樣做,是一件錯事。

因為一個人亳無企圖地對另一個人太好、太善良、太慷慨,便會讓那個人不在乎你,進而壓榨你,甚至對你殘忍,這就是人性。(很多當媽的,都有這樣的命運。)

長大後我一直謹記,做人必需適時適地的讓別人對自己好,或說適度索求別人對自己付出,讓別人覺得他有機會回饋你,你需要他的「施」,好讓你們平起平坐,誰也不矮於誰,你們關係裡,施與受是平衡的,情誼才能長存,互動才能健康。

所以,當媽的,那天若是想大聲一點要求女子啥事,絕對不是憑恃自己不求回報的愛,來勒索他們。當朋友的,說話敢大聲,也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是買帳單的大哥。彼此可以免除這層懷疑,讓立場、身份都客觀中立,沒有因為誰欠誰,誰必需受制於誰。

我驚覺做錯事的那天,是一個蹺課天,我跟朋友去逛百貨公司。在那之前,我們才去吃完一客要價七八百元的日式定食,午餐的費用,由本人出資。

這位朋友,家住新竹,在台北租屋而居,扣除掉房租以及機車油資,一個月平均只剩三四千元可以用,所以我們出門在外,不管幹嘛,可以說是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三不五時,我還替她繳房租。我沒有想太多,反正大學時代,本人朋友非常少,就兩三個,於是有錢大家花,沒錢就不要花,並沒有什麼煩惱。

那是註定我們要分手,不能再當朋友的一天。
兩個人在百貨公司裡逛來逛去,我這位朋友,臉色有點不耐煩,她並沒有在看衣服或鞋子,一點也沒有在enjoy逛街購物的樂趣,只是一味地站我旁邊。

我問:「你不想逛嗎?如果你不想逛,我們可以做別的事。」
她一臉不滿地說:「想逛也沒錢買。」

她突然莫名其妙地怨天尤人,有點惹毛我,我們才剛吃完一頓大餐,我的心情還快樂地像在飛,她卻已經悶悶不樂,於是我沒接腔。

走了幾步路,我設身處地替她想了一下,也許她因為經濟拮据,心情很無奈,於是我說:「我們就逛逛,不一定要買呀!」(<---自以為體貼的蠢話。)

她不領情,反而用譏嘲的語氣道:「這裡有什麼好逛的?一堆俗氣廉價的東西。是你要逛,不然我才不會進來。」
聽到她的話,我滋一聲,心裡有一小把火苗好像被點燃。

百貨公司裡的衣服,跟精品店裡比較起來,質料上是差了點,設計感也比不上,但不至於要用到俗氣廉價來形容吧。當時百貨公司裡的衣服,就算不必五千,三千兩千的總是要的,不要說大學生,很多社會人士仍然負擔不起,她父母沒工作,就靠退休父親的終生俸,給一家人生活,她還嫌百貨公司裡的品質看不上眼。

幸好,我沒有生得細皮嬌肉,非精品店的等級不穿,一件599的路邊攤,照樣穿得風姿綽約,渾身舒服。

我們那種年紀,除非靠家裡提供金錢,否則不可能衣櫃裡所有的衣服鞋子,件件來自精品店,偶爾生日過節,家裡大人送個幾套,也就算佔父母便宜,過度依賴父母了,她怎麼做人這麼不客氣,一定要吃好、穿好、用好,卻完全不考慮金錢那裡來?都幾歲人了,還那麼天真。

我做人是有點個性跟原則的。試探過幾次,知道父母願意寵愛就足夠,讓自己的物慾被父母寵壞,將來倒楣的還是自己。我可不想過了二十歲,嘴上說自己是成年人,父母再也無權管我任何事,一轉身,卻又跟父母伸手要錢買這買那,這也太可笑了。

顯然我這位好朋友不這麼認為。

她一副忍耐我多時的口吻說:「你不要再買這裡的衣服了啦,好俗氣。」
她這麼一講,我倒是被她氣出趣味來了,於是問她:「你去那裡買不俗氣的衣服?」

她拉拉自己的線衫,笑了笑道:「你很不識貨耶,你看不出這件是xxxx的嗎?」
我仔細端詳了一下說:「不就質料比較好一點嗎?」我是真的不識貨,不知道她身上那件線衫大有來頭。

她:「哎呀,算了,那裡不適合你。有錢沒品味也沒用。」
我:「哦!那就算了。」

說實話,我根本不急著有品味,或說這一輩子都沒品味,也沒什麼關係,我不在意做個沒品味的人,我自由的要命,這就夠了。

現代的社會~更精準一點,就是口袋有點小錢的人,個個像被「品味」二字五花大綁的東坡肉,乍見一塊,是可口,再看見第二塊,就不舒服了。

那天之後,我再也不跟她約出門從事任何活動,即使是必要的作業討論,我只約在圖書館見面,我決定把以往替她買單的那些大錢小錢通通省下來,用在自己身上,免得錢分給她花用,還要被她嘲笑專買廉價貨,沒品味!x他老師卡好,我只是人好,但可沒有好到蠢的地步。。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tarepanda
  • 你的這個朋友典型的白目。

    若非是完全不知道感恩那種,就是屬於口無遮攔那類,一樣白目。

  • 她是不知感恩那型沒錯。她爸幫她付了兩年在美國的學費,一兩百萬,她回國後找到工作,她父親要求她,一個月給他一萬元當生活費。
    大家猜這位同學怎麼告訴我們?
    她氣憤地指責她父親說,讓她受教育是他的義務,憑什麼要求她要給他一萬元?做夢。
    還氣憤地問我們,你們的父母有叫你們要給他們一個月一萬元嗎?
    (可是我們不等父母叫,就會自己主動給了呀!覺得她爸爸真可憐。)

    這世上什麼樣的人都有。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1:24 回覆

  • 訪客
  • 好想知道那位“朋友“在你與他斷裂後的反應...
  • 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就維持一般同學的交情。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19:59 回覆

  • eggeggegg
  • 那"朋友"真的目小,
    都不是她的錢,講得氣壯,比硫酸還酸.
    自卑又自大,真是.
  • 杮子都是挑軟的戮,我只是看起來很軟,但事實上並不。
    她以為這樣激我,會讓我花更多錢去吃喝玩樂,那就錯了,我可不是受不了人激,又腦殘的紈絝子弟。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1:25 回覆

  • 怎麼到處都是這種咖
  • 朋友還好處理,我覺得最難得其實是家人,你賺得比較多,所以多拿點回家,所以要多幫兄弟姊妹一點,所以你要買單....諸如此類的,親人又很難切乾淨,最讓人頭痛。
  • 這的確是不好處理。
    我有個朋友的先生是長男,賺得錢的要拿回家給父母,住家裡的弟弟跟弟媳開銷省比較有餘裕,兩人外出都吃好的,平常則花父母的,父母花長男的。
    那個弟弟的太太,就曾取笑我朋友不懂吃,什麼店都沒吃過,讓我朋友氣到快內傷。但也沒輒。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0:08 回覆

  • 凱特
  • 好傻眼哦,花別人的錢吃東吃西還嫌人家沒品味。

    做人必需適時適地的讓別人對自己好,或說適度索求別人對自己付出,讓別人覺得他有機會回饋你,你需要他的「施」,好讓你們平起平坐,誰也不矮於誰,你們關係裡,施與受是平衡的,情誼才能長存,互動才能健康。

    這句話我看的好有感覺,這樣才健康呀!
  • 我多年的心得。
    朋友之間會有問題或嫌隙,通常起因於施與受不平衡。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0:10 回覆

  • 笑笑羊與跳跳豬
  • 高中時,有個朋友每天請我打電動.....
    .....
    所以
    我決定
    ....
    他是我一輩子朋友
  • 你好容易相處哦!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0:11 回覆

  • 朝馬喵
  • 真的很同意你説的,不論經濟情況,是朋友就該平起平坐;可以不細分到每次都算錢,但至少輪流吧!!經濟比較不好的,可以付小攤的丫~不能一直是單方面付出,久了友情會走味~有個朋友很要好,一直也都有來有去;但自從她被一房貸綁住又生了小孩後,情況就差很多;連續幾次請她們全家吃飯外,連一起去逛超市和面包店,都放著讓我付錢...感覺真的很差;雖然不至於就不理她了,但是反而很介意錢這件事,以前那種很麻吉的感覺不再~實在是彼此的損失~~~
  • 如果想跟一個人保持一輩子好關係,不管是朋友還是親人,
    若不能好好平衡施與受,最後都會有怨懟而不歡而散。

    捧油們,千萬不要以為一直付出,人家就會愛你,會願意跟你一直交往下去。"好人" 永遠是你當,誰受得了?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0:14 回覆

  • XFISH
  • 對啊 我也好想知道說
    之後那個朋友有啥反應說
  • 沒有什麼明顯的反應,就覺得我很難相處。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0:15 回覆

  • 悄悄話
  • YU-CHI LU
  • 你同學會不會覺得田橋很有品味呀,他們穿凡賽斯戴勞力士開賓士

    我以為品味是內化後散發出來的

    真好奇這位同鞋現在的品味如何

    Yogi
  • 她的標準是隨她改的。
    同樣一件衣服穿她身上是有品味,穿她討厭的人身上,就變有錢沒品味了。

    這位同學現在沒工作在家,天天在MSN上抱怨婆婆是賤人,日子不好過。

    殺手席琳 於 2011/07/18 20:25 回覆

  • 白鳥麗子
  • 妳寫的這篇真的讓我很有感觸,我有2個多年的朋友就是這樣,我不求任何回報她們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狀況要我收拾,覺得好累啊~~所以和她們拒往來,其中一位女生還想挽回友情,我是不會再接受了,因為好受傷不想再來一次了~
    施與受不平衡才是導致友情不能長久的論點~~當頭棒喝~~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