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問我在西方國家生活,是否曾經被歧視過? 他覺得自己德文不好,常覺得因此被德國人歧視矮化,在德國的日子心情很不好,也非常後悔到德國唸書,問我他該怎麼辦?

我先給答案--「我不知道你該怎麼辦。」,所以要不要花時間,繼續把下文讀完,自己決定。

我有沒有被歧視過呢?種族、性別、宗教、階級、品味等林林總總各種歧視,現在回想起來,應該都有沒少過!

至於是不是「德國人」歧視我,說實話,我那時辦別西方人臉孔的能力普通,所以不能確定是誰歧視我。

不過話說回來,我其實不是很在意這些事。

沒有人會沒事跑到異鄉去,會去異國,通常都有明確的理由。我目標明確,計劃滿滿,一堆書要讀,一堆工作要做,那裡有空跟不相干的人耗時間或因為他而心情憂悶?若不幸,遇到相當不合理的人事物,非處理不可,我通常是現場就解決掉,不可能有閒功夫,打包這些小心情回家,慢慢回味,細細悲情。

下面,我舉一個還有點記憶,實際發生在我身上的實例(我個覺得這是歧視,如果有人認為不是,麻煩指點一下)。

我剛到德國時,某天一哥住院做某項身體檢查,一項侵入式的檢查後,他躺在床上喊痛,由於病房裡沒有任何醫生護士,我只好趕緊衝到護理站求救。

也許因為接近晚餐時刻,護理站望去是空無一人,但低低的交談聲由護理站裡的小房間傳來,於是我猜測護理站裡有人,我便輕敲玻璃,以適度的音量用英文說:「有人在嗎?」,當時我的德文說得並不夠優異,因此說英文讓我比較有安全感。

然後我杵在那半天,護理站裡一直亳無回應,我只好又重複做了兩次上述動作,一會兒一個皮膚白得像印表紙,頭髮一半黑色,一半粉紅色,斯拉夫長相的年輕女孩探頭出來張望著,不知為什麼,她看我一眼之後,又把頭縮回去,不消兩秒鐘,那個小房間裡爆出了女性的笑聲,然後沒了任何動靜。

我心想,也許她裡面也很忙,又安靜地等了一分鐘,卻仍是一片靜杳。

於是我只好又說:「有病患需要幫助,請誰幫忙一下」,不但提高音量,而且再度輕玻璃窗。那顆龐克造形的雙色頭又伸了出來,帶著微微的憤怒,以非常不悅的口氣說:「(Du)你要幹什麼?」

她的語氣令人非常不舒服,但我一想到一哥在床上痛到臉色蒼白,我就沒心情跟她計較,於是用英文答道:「xx病床的病患有狀況,可不可以麻煩來看一下?」

可惜,我話都沒講完,這個頂著雙色頭的胖妞,流露不屑的眼神,再擠皺雙眉,不耐煩地用德文對我說:「講些什麼呀?我聽不懂你在講什麼。」然後準備置之不理,走回小房間去,我一見狀,趕緊換用德文講一遍,十分擔心她消失在我面前。

雖然我德文不夠優異,速度慢了一點,有點外國人腔調,但我知道自己講的正確無誤。說完,我滿心期待,當她得知住院病患需幫助,會動起來,至少詢問一下病房裡發生什麼事,但她沒有。

她先小音量的碎碎唸了一段話,然後朝著小房間無所謂地說:「有誰知道這個"亞洲人"到底要幹嘛?」,一副她遇到天大麻煩。

於是,我順手抽了一張櫃台桌上的紙,寫上「病房號碼」跟「hilfe!!!」(幫助求救的意思),然後貼在玻璃窗上給她看,重複將句子再用德文講一遍。我心想,就算不幸肥婆耳力差,應該不會連眼睛都有問題才是!

但她完全沒有興趣看我紙上寫什麼,把頭又轉向小房間說:「這個"亞洲智障"讓我緊張!」,然後用一張臭臉看著我。

我一理解她的話,立刻極度爆怒,幸好一哥只是疼痛,萬一他是沒了呼吸,那不就被這個枉顧病患安危的白爛死肥婆給害了?真是幹xx!

我憤怒地離開玻璃窗,迅速走向護理站的進出口,直接開門踩進去,非常不友善地指著她:「妳既聽不懂英文,也聽不懂德文,你無法幫助病患,去找個能說英文或德文的人出來,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她聽著我的指責,臉上青紅一陣,氣勢整個弱了下來,但想打發我走地說:「我現在在忙別的事。」有點扳回一城的味道。

我立刻冷笑,給她拍手鼓掌,然後用譏嘲的口吻說:「很好,我替你高興妳有事情做,但是妳不必跟我報告這些,我不是來聽這個的,我是因為病患需要幫助,才來護理站。」

她頓住,然後又回嗆道:「這裡需要協助病患,不只你一個。」

我一秒不差立即接口:「既然如此,妳何不停止說話,快點移動妳的....」(我看著並且指著她的壯碩的屁股)。

我猜她很習慣亞洲人罵不還口,所以看到這麼反常的現象,雙色頭有點不知如何所措。

我在歧視黃種人嚴重的英國生活那麼久,怎麼應對這樣的人,早已爐火純青!哼~我求救,裝作完全聽不懂,我罵人,倒是立刻聽懂我的意思,大腦完全選擇性運作!

出現火藥味的對話後,另一個小房間裡走出來一個男護士,先詢問我病患發生什麼事,然後看著我說:「請問"您"幾號病房,兩分鐘之內,我們有人會過去協助您。」

我說了房號,跟男護士道謝過後,便轉頭看著那個雙色頭肥婆,作勢要說些什麼,但最後一聲氣餒說:「算了,"人類"語言讓你緊張!」(哈哈~我真的好壞!)

之後,住院的兩天,這個雙色頭反而親切極了。

以上,經歷講完了。

重點是,全世界不論你走到那裡,都有人歧視人,有人被人歧視,歧視像一種集體及個人偏好,若因為別人的偏好,影響自己的人生方向或目標,甚至自廢武功,這實在有點不可思議。

我個人覺得遇到這類歧視,最好的態度就是「硬」起來,好讓對方知道,雖然我無法阻止你歧視我,但我有能力重砲反擊你的歧視,你的偏好不見得能讓你爽到,你可以不喜歡我,但絕對不要惹我,歧視也有反作用力,我選擇站在對我有力的這邊!!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nik
  • 受教了。謝謝!
  • Erika
  • 精彩的文章!!!
  • AA
  • 非常棒!
  • ...Orz...
  • 我...

    被你的殺氣掃到了


    好強!
  • Jo
  • 剛來上班的時候也有過德文說的沒有德國人標準被客戶抱怨(是說Niederbayern來的同事跟Niedersachsen來的客戶也無法用同一種語言溝通),以我的經驗來說,維維諾諾只會被吃定,還是硬點好
  • 可能由於國情不同,德國人不吃"悲情"這套
    跟台灣相反 不管你做了再大的鳥事
    只要打出悲情牌 夠可憐
    大家就原諒你甚至幫助你

    在這裡 想要用悲情模糊焦點
    很難呀

    殺手席琳 於 2010/07/18 05:41 回覆

  • loha2222
  • 這大概是豔遇外最常見的問題

    不知道為什麼談話節目的主持人老愛問這類的鳥問題。有次聽到個很棒的答案,某個來賓回答說,當然會歧視阿,而且是不論黑人白人,「我」一律歧視!接下來解釋他覺得他們很笨之類的。當下把自己由被歧視的客體轉成主體。還真是個反客為主(是這樣用的嗎?)的漂亮答案。
  • 可是我覺得相互相歧視 並不會負負得正
    只會加深衝突

    我覺得被歧視的人不必反過來歧視對方
    但必需要讓對知道 歧視你絕對沒有任何一丁點好處 
    反而會給自己帶來麻煩那就夠了

    殺手席琳 於 2010/07/18 05:44 回覆

  • shenohyeah
  • 我也覺得這個世界沒有真正的歧視﹐只有狗眼看人低
  • aligachou
  • 幹得好!!直接重砲反攻~
  • 是不是 一定要這樣做
    否則人家下次還是照樣欺侮你
    而且自己的心態很重要
    如果你散發出"我不是你可以歧視的人"的氣勢
    別人會感受到

    殺手席琳 於 2010/07/18 05:47 回覆

  • Crystal
  • 殺手這篇文章讓我受益良多~~~~~
  • Angel
  • 沒錯!! 幹得好!!
  • Frankie
  • 幹得好
  • Kim
  • 殺手真是處理得很漂亮。
    文化不同,就要用對方的遊戲規則玩!忍氣吞聲或打悲情牌這套,反而更會被看不起。
    殺手說得沒錯,我觀察到出國好幾年還持續被歧視者真的都是不懂得嚴厲反擊的人,反觀過得如魚得水的都有一種氣勢!
  • 三分鐘熱度
  • 嗯,我時常看到亞洲人,因為語言程度不好,在外國生活時總顯得自信不夠。從攸關生命的醫療,到只是餐廳點菜,都怕講錯話、做錯事。其實我自己也走過那悲情的一段日子。我也曾經受當地人鳥氣後,回家默默流淚舔舐自己的傷口。

    有一天,也許是嫌煩了吧,我轉換了一個心情,我只告訴自己,不管如何,我都要完成自己設定的任務,其他的根本不重要。那一天起,我也發現了一個奇妙的反射現象…

    我若是拿出原則、自信來完成我的任務,那些想無理地阻擋我的人,他們只是自取其辱。反之,我若是畏縮,自取其辱的人就是我自己。這個世界上,人比的是信念。人與人的態勢,也絕不是固定的。
  • 鼓掌的人
  • Bravo! You've done a great job. I really admire the way you handled the situation.
  • 謝謝。
    我個人是認為溫良敦厚很好,但有些事需要的是一點氣勢,讓別人知道,你可不是軟腳蝦。

    殺手席琳 於 2011/01/04 00:10 回覆

  • caseysipahioglu
  • 現在在國外生活 有時也遇到臉色不佳的人 但是會提醒自己不要因為那種人而搞壞自己的心情 反正我自己心情好就好 盡量希望不要真有踩到自己地雷的一天啦~ 但我會記得妳的魄力 !
  • 扣扣
  • 幹的好,學會適時「硬」起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