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來講講職場上最難搞的生物。
不過,不喜歡三姑六婆的捧油們可以省略不讀,因為這篇是亳無建設性的八卦是非文,不補營養。

她是一位董娘,這個綽號有點俗氣,但能被大家這樣叫,大部份的女人應該都不介意。

董娘有一種特色,就算你不認識她,第一眼見到她,她也絕不吝嗇讓你明白她是有錢人、有錢人、有錢人,時時散發「不過去101或麗晶撒泡尿,就不小心花掉八十萬買了包包回家,而且放到忘記拆開」那種氣度,讓苦哈哈的女員工羨慕到要死掉。

不過有時她會一反常態,尤其是年底一到,該發股票跟年終獎金時,她又會唱作俱佳的到處講「公司沒賺錢」,要全體員工共體時艱。

我說她不吝嗇,是指她會把上等家當,全部一次穿戴在身上跟大家分享。
例如,中指戴上大鑽石,無名指也不會閒著,如何都要再讓它扛上一顆大珍珠戒子、豐厚亮澤,瘦子才敢穿的淺色皮草,她穿得面無懼色、皮草裡來上一件擠爆精品logo的上衣、腕上掛著一咖跟她身高不速配的大柏金包,柏金包旁邊的小角色,可能是百萬起跳的冰種玉鐲,耳朵自告奮勇地也吊著兩顆大珍珠,頭一轉動,兩顆珍珠搖得像波浪鼓兒似的。請注意,以上所有的東西是一次全部出動,一整個自頸部及其以下,熱鬧精采得像馬祖遶境。

反而那該有點什麼的臉上,卻是一片貧瘠空白,肅穆地像剛參加完告別式。
通常一臉素淨,只適合臉蛋天生漂亮膚質好的人,如果沒有這個優勢,五官平坦膚色又不佳,公開場合燈光強,素著臉通常不會多好看,要不是她是董娘,你會想拍拍她的肩跟她說:「時間會沖淡一切」或「節哀順便」之類溫暖人心的話。

幸好,她是董娘,不必取悅任何人,也不怕被說「結屎面」。所以,她頂一張不怎麼好看的素臉,混身錦衣玉履珠寶鑽石加皮草,也不會不自在。

當然董娘自在舒服最重要,我們欣不欣賞她的打扮是我們的事,而且背後挖苦她,沒修養的是我們。

永遠帶給員工驚奇的「朋派」打扮,跟批評女員工不會穿衣服,當然不是她的強項,她如果只有這麼點功力,如何在董娘界混下去?

她的強項是,她能每天8小時以「你們這些狗奴才、髒東西,離我遠一點」的表情口氣跟大家相處或談話。所以你就不奇怪,我們為何這麼容易就原諒自己沒修養,天天照三餐恥笑她的品味了。

因為她老公事業做的很好,她也就突然搖身一變,變成事業女強人,她也毫不可客氣以女強人自居,她並不在她老公的公司任職,但動不動就愛下指導棋,彷彿她老公的公司都靠她撐住,每年幾百億的訂單都是她掙出來的。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好挑剔的,一年進帳一兩億的電視明星都有大頭症,動不動耍大牌,何況她老公一年做好幾百億的生意,因此就算她有嚴重的大頭症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難搞的地方,在於自己學歷不怎麼,卻又給自己到處設限,造成溝通交際困難。

跟她講話,一律要避免使用摻有學術名詞或專業理論的方式,否則她絕對誤會你不懷好意,故意壓她,你敢壓她,她就叫她老公叫部下電你。

一旦你不慎顯露出你讀過書,懂點專業,她必先嗆你一頓,讓你默默聽訓,她霹靂叭啦的講,你心裡只能贊歎她講的那些三腳貓招術真強,譬如她會說:「一群飯桶。這叫總經理弄一弄,事情就處理掉。」可是她沒想到,全世界只有她跟她老公敢叫總經理幹活,其它人可不敢,所以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講廢話。

訓話結束之後,她會宣稱那些讓她一頭霧水的東西她都懂,要你省略,她只要聽實用的白話文,但由於她對「實用」「白話文」的定義,跟所有人都不一樣,於是你會為難地發現自己的白話文造詣很糟,而且開始莫名其妙,為什麼你要跟她報告那些事。

我們在氣勢磅礡的公司大樓裡工作,能在裡面上班當然很讚,所以她的小公司也駐紮在大樓裡一起享用氣派。

因為我們公司有自有品牌的產品,所以她便攬下台灣總代理的業務,當成休閒活動玩玩。
能拿下總代理,這當然不是因為她的公司實力好,業務強,清楚知道該怎麼賣產品,鋪通路,拓據點,完全是因為她是董娘,她說要誰敢不給?

那她對做生意管公司並不在行,一個台灣小島,做得離離落落。

幸好她有尚方寶劍,只要她的小公司遇到了問題,不管事情鳥不鳥,會不會笑死人,她會以主子對下人的口氣說:「某某某,那個你去處理一下。今天下班前要給我弄好。」

然後我同事就很可憐,馬上被迫放下自己的工作,去當義工,董娘是完全「公公不分」的人,我同事又不在她公司上班,為什麼要幫她處理她公司的工作,讓人實在不能理解。

那我們總經理是個討厭鬼,只有面對員工時才性格,否則並不是多有個性,他特別「珍惜」與上層之間的關係,但不珍惜自己的專業,所以有些「代誌」真的會照「憨人所想」的那樣去做,結果就「蠢將軍,累死三軍」不斷上演,因此公司裡的氣氛與文化不是很優質。

公司的人事小姐,很蠢的那種辦事員,據說是皇親,那位小姐連續兩個月算錯大家薪資,被人抱怨,她還是一副「老娘算錯薪水老娘爽,不然你想怎樣?」回應民怨,一點都沒有辜負身為皇親國戚該有架勢。

然後同一年的過年,她又算錯年終獎金,很多人被多發了兩三萬元,大家不明究理,當然爽死了,以為年終獎金比想像中多。

可是年後上班第一個月發薪水時,薪水卻足足少了兩三萬,那位人事小姐的解決之道就是把溢發的獎金由薪水裡扣掉,而且沒有告訴當事人,所以一堆人以為自己被減薪。慘的事情是,有些人早在過年期間就把錢花掉,結果薪水突然變那麼少,差點就要喝西北風過日子。

大家都在訐譙人事小姐的同時,我們才發現總經理仁慈寬宏的一面,他該感謝董娘,否則他不會知道自己有溫和的一面;員工也該感謝董娘,如果沒有她,大家不會發現「賞罰分明」的紀律,原來只有狗奴才們適用。

可能因為大樓太美麗,四面景觀都好看,所以董娘很愛在大樓裡隨機移動,在公司搭電梯常會遇到她,有些員工看到她要「出巡」,都會趕緊按住開門鍵,好讓她雍容華貴慢慢地走過來搭乘,有時她還會站在電梯口跟秘書講話,不介意讓整箱電梯的人等她,但我從沒看過她說聲謝謝,或跟員工打個招呼或略表歉意,反正就是一副「這是狗奴才們該做的事」的神情。

有一次我慶祝自己接到大訂單,於是跑去地下室的咖啡廳喝咖啡兼摸魚,準備回單位時,恰巧電梯裡只有我一個人,又剛好我站在離控制面板較遠的角落,電梯升到一樓,門打開後我看到董娘遠遠地走過來,看得出來她要搭電梯,但我沒有動靜,大刺刺地任門關起來,她看到門快要關了,就小跑步過來按住開關,進箱梯之後,便用不開心的語氣問我:「你叫什麼名字?」,如果你耳朵沒有太鈍,應該不難聽出語氣中夾帶「你這個死白目,知不知道我是誰?」的怒意。

我也很跩地回她:「妳問這個幹嘛?」,心裡有點氣,她是不是以為她媽祖遶境的那些行頭我一點都沒有貢獻?。沒有一咖柏金包,至少皮草裡的幾根毛是我的血汗換的,是在囂張個屁呀?愈想愈氣,我不是來當家奴的。

此時,噹一聲,電梯到了三樓打開,因為我打包了一杯咖啡要送去給某單位的同仁,所以我就走出去了,完全不理背後有一頭生悶氣的母獅王。

當然也可以說那杯咖啡救了我,至少董娘會魚目混珠一陣子,就算把三樓給翻了過來,也找不到我,至少我的死期不會來的太快,哈哈哈!
我們公司又沒有規定每個員工都要認識董娘或台灣總代理,我幹嘛隨便跟不認識的人報我的大名呀?

講那麼多,大家應該也猜到了,職場最難搞的生物擂台賽,我心目中,第一名, 就-是------「董娘」。(簿仔聲呷依催落去!)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夜
  • 簿仔聲!!(啪啪啪啪啪啪啪!)
    最後感覺好爽......你問這個幹嘛?XDDD
  • kate
  • 寫的太好了,通常董娘都這樣,只是你這一隻嚴重了100倍(我說個性),一副老娘有錢,你是個屁呼的氣勢,去吃屎吧。
  • 悄悄話
  • 小丁妹
  • 寫的真好~~~
    我以前也曾被客戶董娘手上的鑽戒跟鑽表給閃到眼花花~~~
    好加在我公司的董娘跟公司完全不相干XDDD
  • Crystal
  • 我竟然知道主角是誰ㄟ~~~~~好榮幸
  • caseysipahioglu
  • 寫得真是好 !!! 眼睛長在頭上的人 自以為了不起 ! 佩服妳反應真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