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奇誰教台灣的小孩或年輕人,看到外國人就要勇敢地撲上去練外文?
在此,敝人不勝其擾地想指出,這行為讓人有點討厭。
請問這些不放棄任何練外文機會的人,你們究竟憑什麼可以不假思索地干擾不相識的人?

我這樣抱怨,也許大家感覺不出那裡有問題,我打個譬喻,你就能懂我的意思。

例如一隻阿宅上餐館吃飯,瞄到隔壁桌有個男人,這男人的女朋友又辣又甜美,阿宅就邊吃邊搭訕,整個用餐過程不斷問那男人是否有過人之處?還有他把正妹的技巧是什麼?請問你要是那個被問的男人,或那個男人的女性友人,你會不會很想打爆那隻死阿宅的頭?

這些酷愛撲向阿斗仔練外文的人士,很多都跟這隻阿宅一樣,不懂得尊重別人,以為自己想上進想學習,就可以任意打擾別人,簡直莫名其妙到了一個極點。

而且不是所有金頭髮藍眼球的人都是外文老師,富有熱忱與興趣教育他人,所以請不要以為他們都很樂意跟你練外文。
要練功前,拜託請先問問人家願不願意當你的口語老師好嗎?

這些一心要找人練外文的人,有時讓人很害怕,他們好像沒神經似的,完全聽不懂別人婉轉的拒絕,也不在意對方是否態度冷淡,就算對方明白表示不方便,他們還是會顧自地攀談,不斷地發問,多址一分鐘是一分鐘,而且內容百分之九十"言之無物"到一個極點。

以前我跟一哥出門,常遇到這種事,幸好一哥天生愛講話,所以他不覺得困擾,倒是我在旁邊會不耐煩。
前幾天我跟一位法國朋友忙裡偷閒,跑去做足部按摩,法國人德文流利,我法文破爛,所以兩人用德文溝通。

當天我們有一件棘手的公事待處理,雖然腳在放鬆,但腦子還是絞盡腦汁在想解決方案,我問了他是否能接受按摩的痛感之外,便各自下各自的地獄去了,不再交談。

按一按,約莫五分鐘,坐在法國人隔壁的小姐,突然對著法國人說話,然後接下來的十五分鐘,我痛苦到想殺人呀!

她笑咪咪地問法國人:「你那裡來的?」你不仔細聽,以為她在講台語,而且她直接叫法國人du,彷佛兩人認識了幾百年。

法國人:「法國」,簡短有力沒有一個贅字。
她:「哦~~~」很長的一聲哦道:「那你是法國人嗎?」繼續用du。
法國人:「是」。仍然簡短。
她:「我還以為你是德國人。」這句是猜的,事實上我沒真正聽懂她講什麼。
她:「那你是愛德國,還是愛法國?」,我繼續猜,動詞用"愛"感覺怪的一個不行,看來是中式思考下的疑問。
法國人可能一頭霧水,又懶得反問於是吐了一口大氣說「呼」。可以感覺是他無法回答的意思。
她:「啊~我去過法國」,這句也是猜的,動詞只有原形,不知道她是去過,還是打算要去。

見法國人沒反應,她試另一個話題:「我翻譯德文兒童書籍」,還是猜的,因為她根本沒辦法正確完整地說完一個句子。
法國人「嗯哼」用鼻子回話。
好笑的是,法國人鼻音未落,她卻給法國人發成績單:「你的德文講的很好。」
法國人:「謝謝。」

我真不知那位大姐是不是見鬼了?
法國朋友除了回答我的問題之外,從頭到尾只說了幾個單字,這樣就知道人家德文好?這也太隨口說說了吧!

接著不知道她由那裡得到鼓勵或啟發,一廂情願地說:「我必需跟你多多練習對話,我的德文才不會變壞。」

好氣又好笑,實在不懂那位大姐那來的自信,她的德文想要變得更壞,應該也挺難的,而且我覺得很可怕,她竟然從事德文童書翻譯。

接著她把身體欺近法國人:「那她(手指微微著我)德文講的好嗎?」非常小聲,偷偷地問著,順便把眼睛瞄向我。
她發現我正看著她,於是趕緊轉移話題又問:「那你來台灣幹嘛?你做什麼工作?」
法國人:「很抱歉,我想要靜一下。」
她:「這樣呀?可是我想要跟你多講一下德文。」
她:「你不喜歡聊天?」繼續發問。
法國人食指輕敲椅背,看著我,對我苦笑,雖然沒有求救,但我知道他快被弄瘋了。

哈哈哈~以上她所講的話,如果可以叫做聊天,那什麼叫騷擾呀?她根本就是在騷擾法國人。

不到五秒鐘,她由包包裡抽出一張自製的名片,交給法國朋友說:「我工作,"是""翻譯"(兩個動詞連在一起講)德文跟英文,書。」

我心裡超納悶到底是那一家出版商這麼想不開,請她做翻譯。

不一會兒,她終於做完按摩,她一走,法國人就鬼叫:「夠了,以後我要帶口罩出門。」

面對這個情況,我也愛莫能助,沒想到法國人這麼受國人青睞,我們中午吃飯時,他被臨桌騷擾,晚上抓龍放鬆又來一頓,真可憐。

我是真心想給這些瘋狂熱愛跟外國人練外文的人一點建議。

你想增強聽說能力,沒有人能阻止,但是不是應該先問一下人家想不想幫你,就算人家說好,應該也不宜問別人隱私或過於個人的問題吧!
為何不先一兩句聊聊天氣來開場,然後省略打聽個人隱私的橋段,直接進入聊天主題。

如果你只一心想練文外,卻不在乎你到底在講什麼,或只會問莫名其妙又白痴的問題,或你根本不懂的東西,那只會讓人感覺你不但外文爛,腦子也不佳,一整個蠢到爆燈。

外文說的不好不是問題,重點是你想講的內容是什麼?能不能引起他人交談的意願才重要。

要是講半天內容無聊到死,就算你的外文流再流利,人家也不想聽;反之,如果內容有意思,就算你的外文破到百分之八十要用猜的,也許人家會努力去聽懂,你想表達什麼。此如一來,你既可練外文,外國人也不會被弄得想逃之夭夭,這樣是不是比較好一點呢?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markscat
  • 曾經,我聽過一個外語名師提過這種事情。
    要學好英文,就要死皮賴臉的和外國人對談。
    那個名師是誰?
    徐薇。
  • 悄悄話
  • 黑皮
  • 為了語言而和別人裝朋友蠻蠢的
    曾有機會和外國人交談
    可是因為對他興趣不大
    又想不出啥有意義的話就作罷
  • shugk
  • 十幾年前
    本人有幸在某間頗富盛名的墨西哥餐廳服務過
    那家餐廳的客群中
    歪國人大概佔了1/5至少
    每天我們都有數次與歪國人接觸的機會
    大部份的歪國人除了香水噴很重或自然體香以外
    都還很有禮貌
    有的還會保留付小費的好習慣 (真是值得表揚啊)
    只是他們帶的伴常讓我們點完菜後笑倒在吧台邊

    通常跟著歪國人一起來用餐的台客(為"台灣的客人"簡稱)非常想要展現台灣人的親切
    所以點餐過程中堅持全程使用鶯矣
    TACO已經中譯為塔可了
    他卻偏偏要念ㄊㄟ口
    PAELLA是西班牙發音
    台客都叫爬耶辣
    其它過程中的句型大概跟妳法國朋友遇到的那位相近
    一度我很想跟那些歪國人訓誡一番--
    都跟人家在一起了
    (應該是啦,大部份都堅持要肩併肩坐在一起,害我都很想問:那對面那2個空位可以給樓下等候的客人嗎? 這樣 XD)
    怎麼不把人家教好再帶出來
    不過後來我反倒很佩服這些台客堅強的自信啊
    因為我對沒有把握的東西可沒種講拿~~~摩大聲啊 (羞)

    P.S. 其實對這些台灣客人的不酥胡並不是因為他們操著一口害羞的英文
    而是和歪國人或和隔壁桌相較之下
    這些台客的態度都很驕傲
    服務生雖然服務你
    但不代表我必須跪下來親吻你的裙襬啊啊啊啊啊

    (我今天好文粥粥哦 ~ 真不習慣 ~~ 呼 ~~~~) X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