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講太多愛情故事,不自覺地,我都「娘」了起來。

今天一個員工來問我,可否同意再替他繳交一年健身中心的費用,我竟然想都沒有想,當然也忘記翻翻我的邪惡小筆記簿,馬上就回答好,這實在太不像我,我可是奸商,平日應致力於苛刻員工才對,此舉已經有違專業,看來,我有必要好好重振「雄」風一下才行。

最近雖然無心工作,不過有件工作上的事可以講講。

今年四月份,因為敝人龜毛又忸怩的個性,所以弄丟了一個大案子,掉了一個大案子等於損失一大筆鈔票,以我等視訂單為精神糧食、視錢財如生命的個性,心裡就是不爽,細水長流型的不爽。

小公司做生意最不痛快的地方,就是你不爽對方,可是又不能拿人家怎麼辦,拳頭那麼小,打人都不痛,只能自己關起門來哀哀叫。

這家飛機公司是重量級的,目前生產世界最大客機的製造商,對上他們,我應該不能用「小蝦米對大鯨魚」這種形容詞,這有誇大自己之嫌,我想用「蜉游生物對上航空母艦」比較接近弱肉強食的事實。

當然,我要按下send的那一刹那,手心冒汗,伴著微微的心痛,畢竟花了不少人力、物力跟催半年的案子,卻因敝人的機車個性,弄得案子死翹翹,這多少都會打擊員工士氣,懷疑老板是不是頭殼壞去。

我當然不是頭殼壞去,只是害怕日後任人魚肉呀!在德國,企業是萬惡的淵藪,公司有危機時,員工可不會來分憂,老板只能自己一肩扛著。所以,我只能心一橫含淚把eMail寄出去。

第二天,大公司果然氣得火冒三丈,一邊抓狂跳腳,一邊軟硬兼施逼我就範,他們不屑我這種小不拉嘰的鳥公司,竟然敢對他們擺譜,囉哩叭索在那邊搞神秘。他們的專案經理,語帶威脅,說他們會考慮跟我索賠之類的事,聽到這句恫嚇,更加確定我不跟他們玩的決心。產品是他們自己買回去測試的,我可沒逼他們,這樣就可以抬出律師討索賠,我對大公司熱愛仗勢欺人的看法,還真是沒有偏差。

不過,我還是一直說對不起,身段已經軟到幾乎趴在地上,我想我這輩子說對不起的「扣塔」都在那天用完,但我的答案非常肯定,如果要我上繳那些詳細資料,他們才會下訂單,那真的很抱歉,這筆生意我不做。

要產品我有,你測試一切沒問題,喜歡就來買,其餘跟產品無關的資料,恕無可奉告。

然後,當天下午,換產品經理打來,他一直用「我無法理解」做開頭講話,其實不要說他無法理解,我自己也無法理解啊!我只能說,我的直覺提醒我,這年頭做生 意,「自保」絕對要比「擴張」來的重要。

我有前車之鑑的,2007年時,差點被HP歐洲某國的分公司搞死,情況非常類似。為了訂單,敝人小不拉嘰的蜉游公司,幾乎百分之百是配合的角色,完全聽大公司使喚吩咐,這樣做,還不是為了賺點錢,好養活自己跟員工,所以扮扮苦情小媳婦,逆來順受,含辛茹苦都忍了,做生意誰不辛苦,但苦要苦得值得,只可惜事實不然。

跟這些大公司打交道,各種書信往來、文件傳遞,都要十分小心謹慎,是因為這近乎苛求的謹慎,對生意本身有幫助嗎?當然不是,是因為大公司有一大群整天吃飽沒事幹的律師等著抓你小辮子,他們沒事最好,他們有事,你就知道慘。

就算事實擺明是他們的錯,他們也會硬把錯塞到你嘴裡,一掌打得你吞下,那怕只是一顆電容電阻,跟測試板本文件上的不同,而你沒標註,可以等同規格替換,他們就會藉機掐死你,不惜跟你法院上相見,然而實際原因並不是你的產品有問題,而是因為他們的案子被上面斷頭,他們想退貨,所以就拿這種雞毛蒜皮的事來發威。

對方三天兩頭就請律師寄信來,不但要退貨,還要求償十五萬歐元,反正就想嚇死你就對了,雖然我知道他們的目的只想退貨,但看到那種信,心裡還是很剉。這場仗,我不敢「硬」打,只能一邊安撫,一邊委婉撇清責任,雖然最後是一片板子都沒讓他們退貨,一毛也不必賠,但奴顏婢膝,一路小心伺候,簡直孬死了。這一切根本不是我的錯呀!

說孬,是太情緒化了一點,做生意,本來就是一攻一守,尤其又是小公司,高傲不得,但也自卑不得。

回到飛機公司的話題上,說實話,我是滿捨不得失去他們的訂單,就是「又愛又怕受傷害」很不乾脆的心情,既不想失身,又不想失財,標準貪婪又不想冒風險的小商人。

幸好,我的運氣一直都不壞,前一陣子,大公司的產品經理突然打電話給我,問我是不是願意改變主意?他跟我強調,填那些資料沒有那麼糟,那只是他們行政作業一貫流程,凡是跟他們有生意往來的廠商,都必需登錄的資料,並不是特別值得在意的。

哈哈,當初某國的HP,也是這樣跟我說,但事實上並不,小公司所說出的每句話,詳填的每筆資訊,都危險的不得了,要知道我沒有律師群,可以跟他們大戰三百回, 在那邊逐句斟酌用字與意義;再說,我已經吃過教訓,小公司就要知道自己的極限在那裡,若再重犯一樣的錯,真的只能怪自己蠢到破表,老天爺拜託你不要救我。

聽完產品經理的話,我猜應該是這幾個月來,其它家產品測試不順利,於是又回頭想到我們,所以特別通融,再給我一次機會孝敬他們。

這次,我很阿莎力跟他說,我愛他們的訂單,他們愛我的產品,我們何必又卡在啥米管理、行政流程上?這只會繼續浪費彼此的時間而已,他案子不能結,我沒生意做, 大家心情都不好,所以,我建議他不要直接跟我們買,他們的子公司、孫公司一海票,隨便挑一家,讓他們來下訂單不就搞定,啥米流程都免了,大家可以合作愉快。

他一聽,開心的不得了,直說怎麼先前沒想到這個好辦法。
嗚~他怎麼會想得到呢?在大公司工作,金飯碗用腳頂著就算上道了,他們怎麼會有興趣想這種事?在文明的德國,反正RD產品出不來,就一直拖一直拖,上面的也不敢對員工怎樣呀!這種事,只有我們這種苦哈哈,一天到晚汲汲營營,想著究竟要去那裡找訂單,多掙幾文錢的蜉游生物,才會動腦筋去想,而且是訂單早都丟了,還無法克制在想,才想到的。

這個歪點子,我也是耗了一個多月才想到,在德國工作,果真沒有壓力,腦筋變得很頓。這種事要發生在台灣,訂單早被吃乾抹淨屑屑都不留,連聞香的機會都沒有,更別說四個月後,訂單竟然又跑回來,台灣的競爭力,就是進步的動力。

雖然訂單來了,但又有另外的問題出現,這幾天也被弄得很煩。
我覺得很多大公司的管理高層,有時候根本是公司成長的絆腳石,沒有他們,很多事可以進行更順暢無阻。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通電話,說是該子公司的管理高層,態度有點高傲,說他不能同意,先付貨款給我方,除非我去銀行對他們做出貨保證。

媽的,大公司怎麼那麼難搞呀?我一毛都還沒賺到,就要先付一筆高額手續費給銀行,是說我有沒有必要這樣浪費我的血汗錢呀?這些人想夜裡睡得好,憑什麼要我付錢買他們心安?

要知道,大公司隨便花個三萬兩萬都不用眨眼睛的,但小公司並沒有這樣的實力,平常花個三千五千都要很謹慎,小公司若不這樣省,賺得錢很快就會花完,很辛酸的。

前幾天,我把公司往來的銀行告訴他,他可以直接去做徵信查詢,我等等,看他怎麼說,不過,我想應該沒那麼容易搞定,如果這招不行,我已經想到下一招,可以反制,不怕!只是說,我這麼精打細算,希望不會再次把他們惹毛才好,壓力好大呀!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夜
  • 你好辛苦,感覺壓力很大。
    不過可以感覺到,大公司雖然有權有勢,但是小公司有平民的智慧呀!在夾縫中求生存,算是種苦中作樂?
  • 以前當員工覺得很辛苦 不過通常下班後就沒事
    現在什麼事都要管 卻是24小時都有壓力 
    有一好就沒兩好!!


    殺手席琳 於 2010/09/19 22:24 回覆

  • 悄悄話
  • jamkimo
  • 跟大公司合作真的很辛苦,但是看在錢的分上,只好繼續下去了.甘巴茶~
    也在努力生存的小公司.
  • 謝謝!你也加油~~
    小公司就是要夠彈性跟柔軟!!

    殺手席琳 於 2010/09/19 22:30 回覆

  • doll
  • 真的很辛苦,不过苦尽甜来.

    先不要管别的,身体最要紧.

    放松心情吧,朵朵给你加油来了啊!
  • 謝謝你!
    小公司如果賺錢 老板心情就會好!哈哈哈~~

    殺手席琳 於 2010/09/19 22:31 回覆

  • 123
  • 還是不要提供那些資料

    否則洩了客戶的隱私

    人才被挖腳

    長期看來都是穩賠不賺

  • 所以我寧可生意不做
    也不要提供那些有的沒的
    不懂我為什麼要告訴他們我的前十大客戶
    干他們什麼事呀!莫名其妙~~

    殺手席琳 於 2010/09/19 22:34 回覆

  • 123
  • 客戶的隱私簡直就是商業機密

    想想,為什麼有錢人喜歡把錢存到瑞士、新加坡?

    因為這些國家堅持中立,絕不輕易透露客戶隱私

    所以可以贏得更多有錢人的青睞

    堅持自己的理念,就算失去這個客戶,說不定能在業界建立口碑贏得更多其他大廠的訂單...
  • 我的確是抱著不成交就成仁的心態
    那種賺五萬賠十萬的事
    想到就怕 !

    殺手席琳 於 2010/09/26 22:26 回覆

  • formosa_jose
  • 但我認為大公司真的麻煩難伺候,但是如果妳撐得過去,未來很有機會靠他們吃喝,還有妳說要提供公司前十大客戶,我們公司就有幹過,而且是對方不要求而我們自己提出的,我覺得大公司很需要reference如果有其他大企業也用妳的產品,他們會比較放心,畢竟花那麼多時間與精力,也是為了長久的未來
  • 他們要我提出前十大客戶的理由
    無非是日後產品若有爭議 
    他們可以找到人 一起 "連手出擊" 證明產品有瑕疪


    殺手席琳 於 2010/09/26 22:38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