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最近集體意識大突圍,由王清峰高調廢死,到台南女中女孩們突然脫下褲子來反威權而眾人叫好等事件,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起Karl Popper為其書《開放社會及其敵人》所做的自序裡的一段想法。

他說:現在我比以前看的更清楚的是,即使是我們最大的麻煩,也都是源自某種優良健全卻同時帶有危險性的心理──亦即都源自我們迫不及待要改善同胞的命運的心理。因為這些麻煩都是世界上所有道德與精神革命的副產品。這是無數默默無聞的人士熱望從權威與偏見的桎梏中,解放出他們自身與他們的心靈的運動。他們試圖建立一個開放的社會,排斥既存的與傳統的絕對權威,並試圖維護、發展與建立符合其自由、人道與理性批判標準的新、舊傳統。

對於台南女中這件事,我在噗浪裡也說了,雖然人人叫好,但個人只有三個字:「好個屁」。

女孩們發動猶如網路鄉民串連的能力,整齊化一集體行動,這可不是在虛擬世界裡亂竄,可以不思前顧後,要說這當中沒有同儕權威,脅迫行動我是不相信的,要說這是全校女孩共同的理念,應該更沒有人相信。不過這篇不談這個,暫忽略它。女孩們集體共鳴反威權是自由,但卻選擇以脫褲子示人做為手段,不怎麼高明,我怎麼看都覺得原想促進校園自由的理念,變得非常娛樂化而失焦。

這件事社會人人叫好,但卻沒說清楚它是那裡好。我個人肯定她們勇於追求理念好,但脫褲子解決其實並不可取。

依台灣人解讀事件的能力,台南女中這件事之於其它年輕人,最大效應八成是鼓勵下一組人馬,讓她們由脫褲子,變成甩奶罩,手段更激烈罷了,年輕人可以愉快地玩上一陣子,大概也就淋漓盡致。

但一整個社會開放的道路在我看來,確實是「有麻煩了」!

這個社會大人小孩,由上到下,各團體間維持和諧運作的溝通機制,彷佛嚴重失調走精,腐朽不堪用了。使得事事都要使上斬雞頭、殺手鐧,做不到恫嚇驚嚇,便沒人在意是非曲直,也剛好說明,我們的社會逐漸在冷默與疲乏,走向惡性循環。

當部長的個人信念與社會衝突時,身居國家機器要職的人,竟是又哭又鬧,甚至耍脾氣說要下地獄去,大刺刺以國家名器捍衛個人意識,幼稚荒唐令人不敢置信,她的出發點是為了人權好。人權會不會因為廢除死刑而更好,我不得知,但社會全體處理消化她個人道德與精神革命下的副產品的耗損,則十足令人不滿。

女孩們不滿不合理的管教,就一個拉一個,要同學大夥一起脫褲子示人,便以為是由偏見的桎梏裡,追求解放自身與心靈。我可不認為教官讓步,是被女孩們光溜溜的幾千條玉腿嚇著了,他是被社會大眾噓倒的,換言之,如果社會大眾不幫著噓教官、要他就範,一如我們請王清峰滾蛋,那女孩們下次要脫那個部位??

以上兩者以高調行為吸引眾人目光,我不知道這算不算得上解決問題的能力,但共同特點是「起鬨喧天」功力不壞。

這個社會大家無所不用其極,只想利用「輿論」的力量,來達成各自的企圖與目的。

追求社會更開放當然好,但方法與策略要用對,如果小孩到大人解決問題的智慧,只靠人把事情「鬧大」,這個社會會和諧、會進步、會有希望,那才有鬼咧!再說,如果是非與正義,都要靠鬧大它才能得救,那我們不都被集體綁架成橡皮圖章??難道這是好現象?

我把紐約大學Campaign to Kick Coke這件事(詳細內容請估狗,我不在此贅述),跟台南女中事件相參照,讓我有很深的感觸,台灣人不乏行動的勇氣,需要的是更多行動的智慧、謀略與慎思背後的意義。否則如果只是妳個人想廢死,或不想穿長褲扣鈕扣,就來勞煩社會大眾的關心與視聽,耗損社會成本,的確滿讓人心生厭煩。

至少我期望的是,我們因為女孩們運用理性智慧去「交涉談判」成功,或就算失敗而給予鼓勵;不是因為她們勇於「脫下褲子」,成功彰顯誰是惡棍而拍手叫好。

鼓勵錯方向,社會並不會進步。

我們都知道即使是由公權力剝奪他人生命是惡法,社會仍希望王清峰在其位謀其政;而這個同時,為何我們卻不容許陳教官堅守岡位,克守本份??也許校規可能不合理,但那是他的工作不是嗎?

我看不到台灣社會的標準是什麼?

K.Popper說的很精準,這些麻煩都是世界上所有道德與精神革命的副產品這是無數默默無聞的人士熱望從權威與偏見的桎梏中,解放出他們自身與他們的心靈的運動。他們試圖建立一個開放的社會,排斥既存的與傳統的絕對權威,並試圖維護、發展與建立符合自由、人道與理性批判標準的新、舊傳統。.....這種革命已創造了驚人的破壞性力量;但是這些力量還是可以被克服的。

我們縮小它的高度放進來看這個社會,仍是非常精闢貼切,一切看似為了你我他好的,通常都只是想要自己好而已




創作者介紹

殺手席琳。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席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馬克
  •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10/03/21/standwithvictim
    "我們是為了對社會的愛而來。" "我們是為了對正義的愛而來。" "我們是為了對公平的愛而來。"

    「我們最大的麻煩,也都是源自某種優良健全卻同時帶有危險性的心理──亦即都源自我們迫不及待要改善同胞的命運的心理」

    朱小胖跟九把刀正給我這樣的感想。



  • 妳好
  • 不知妳知道 沈芯菱 否
  • 悄悄話
  • 悄悄話
  • ef

  • 殺手之所以看不懂標準
    是因為島上人人心中那把不一樣長的尺造成
    愛之欲其生 惡之欲其死

    所以'法治'是何等重要
    台灣最缺這個
  • 過路的
  • 好像只是脫掉外面的長褲,露出裡面的短褲(不是內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