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遭逢外遇問題的企業家夫人吃飯,很不容易消磨時間,要有極大的耐心、善心,去傾聽、裝傻與忽略莫名的怒氣。這種飯局,三年一次都嫌多。以後,如果不是閒到發霉,我再也不吃這種飯,簡直比工作還累人。才一個下午,貴婦們敗了上百萬的精品,一邊痛恨著狐狸精,穿著打扮卻偷偷地仿傚著狐狸精的喜好與品味,渾然不覺「失去自我」。

貴婦們在物質生活上十分富足,但我看不出來那一位是開心過著日子。 她們花大半生精力不停重複抱怨,數落她們的男人如何無情無義,可惡又可恨;男人外面的女人如何悶騷賤格,見錢眼開。而自己是值得憐憫的受害者。

不提對錯,挽不回老公的心,一個失愛的元配,就算全世界都同情妳,跟妳站在同一陣線,天天陪妳痛罵那對狗男女,妳又贏得什麼?一切仍是沒有意義,不是嗎?
我並不是不同情元配的處境,更沒有興趣幫第三者講話,只是面對外遇的事實,「同情」改變不了什麼,日子仍要過下去啊!

「不過一條Tiffany就被收買,根本是個下賤貨,沒有自尊心的母狗!」A夫人氣憤地道。
我對A夫人的同情心由然而生,但我找不到任何適合的話來安慰她,她的張牙舞爪,還有手上閃著奇異冷豔的鑽戒,都顯示著她的不可侵犯與強勢。
「狗男女就算被撞死了,恁祖媽一滴淚也不會掉!」A夫人繼續得理不饒人。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有資格參與這種赤裸裸的談話,這代表我能暢所欲言嗎? 我知道搶人老公不道德,無法為其辯護,難道元配這樣的口不擇言、山獅上身,算是申冤嗎?

如果我能講真心話,那麼貴婦輕鬆不忌諱地咒詛企業家,寧願變遺孀,也不願跟另一個女人分享丈夫,是不是恨已多於愛?那股恨,理由充份到足以讓貴婦不畏割舌,實則又軟弱到讓貴婦捨棄不了優渥的生活。

「那硬要巴著不愛妳的男人又是為了什麼?」我思忖著該不該開口討罵。
「是企業家夫人頭銜與排場?是富裕的生活?還是不甘心?」我只好猜測。 那夫人所謂的「自尊」又是什麼?

「不過一條Tiffany.....」,但它能買得到青春少女的笑靨、崇拜與驚呼連連,這不正是貴婦當年受寵愛時的反應與模樣嗎? 現在怎麼反倒成了母狗的下賤行逕呢?

對貴婦而言,也許第三者像個見錢眼開的賤女人,在企業家眼裡,看到的卻貼心的小情人,一塊容易感動融化的蜜糖。

企業家給了貴婦富裕物質生活,給了大部份男人給不起的驕傲,但是當貴婦日漸視一切為理所當然,不會驚訝,沒有崇拜,需要榮華富貴多過需要企業家,再加上失去青春的胴體、年輕的面容時,貴婦一切都沒錯,但企業家更沒錯呀!變成一個難以討好,平凡無奇又俗氣高傲的女人,難道這是讓人喜歡的手段嗎?

八年了,礙於社會觀感與家族壓力,企業家應會把「長相廝守」留給貴婦,但「討好與寵愛」則會轉進給第三者,好像也是各取所需的發展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殺手 的頭像
殺手

殺手。異國聽說讀寫

殺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